如果一直这样生活,过着安静平和平淡的一生,或许也是不错的!只是从一个高等文明来的叶星,当然是不甘于老死于此的。

    现在知道了外面世界的广大,叶星心思更是不一样了,小小的山村在他心中完全成了牢笼,对于他来说,这里一切已经成为了他生命的绊脚石了,他的灵魂深处就有那种不断外出探索的念头,或者这应该来自其前生的任务设定。

    叶星觉得一辈子在云海村,自己就白白重活一次了,心底的期望就象野草一样长,长得越来越大,他发觉自己再也不平静的呆在云海村了,隔上一段时间,他就跑到云山镇。

    叶星的日常就是教书,现在教的完全是全新的,还教上的数学课,物理、化学知识,当然也不能讲得太深,村中的小孩是学不会的。

    帮村民看病,叶星也指导一些村民的卫生常识,而且他凭自己灵敏的感觉,现在也知道了身体的细节是不同于前生的,应该说,身体内部结构是不一样的,当然他也不敢做出解剖人体的惊人事情,这样太惊世骇俗了。

    上山去打猎,每次打到的猎物,他都会解剖一番,他了解了很多,果然这里的生物,包括植物完全不同地球上的生命,细节是真的很不一样,叶星猜测基因结构是完全不同的。

    叶星猜测,这个世界可能不全是碳基生命,但是他现在无法确认,而且他发现他的体温远高于地球人的体温,至少有五十度左右,但没有实测。

    其实,他已经发现动物的骨质密度要大很多,应该是更加的结实强壮,这说明了这里的地面吸引力和地球大得多,令得生物的需要更大的强度来抵抗地心的引力。

    日子又过了5年,叶星已经15岁了,他已经长成了一个大高个了,比村里最高的成年男子也要高一个头,是村中最高的一个人了,但也没高。

    5年中,隔上一段时间就去一趟云山镇,卖出自己的猎物和草药,换一些日用品和他所要书,他不断要从书上了解外面的一切,如痴如渴。

    花费上百两的银子,买了数百册的各类书籍,在村里办个了图书馆,这是村里唯一的全村共建的一个石头房子。

    建在山坡上,为村里孩子们可以读书,并且保护书籍,叶星让学生全部来阅读这些书籍,自己也不断教授书上没有的各种见解。

    村中就是叶、林、木三种姓氏,据讲几百年前三家来到这里定居,慢慢繁衍到现在百多户,基本都有亲戚关系,嫁娶其实就是附近的几个村而已。

    由于叶父很老才生下叶星,所以叶星年纪虽然小,却是和村中的中年人同辈,比起那些少年人辈份就高了一辈。

    村中老人也不多,只有一个年轻时曾出外闯荡的木胜老人很有见识,现在是村长,他是极力支持叶星的所有事情的,因为他觉得叶星的眼光、能力、见识远超任何人。

    长时间呆在这个保守的地方,是叶星极大的浪费,但村中也少不了叶星,他的地位是必然的,因为他的教师职业和医病的能力。

    叶星是村中的老师,教着比他小一些村中孩童,也有同年或年龄相近的。他把人分成三个年级,7-9岁上午,10-12岁的下午,12-17岁的晚上,分批上课。

    叶星是要求村中的男女小孩都来学习的,唯一要求也就是认字和简单的计算而已,这是农村,也没有那么多的规矩。

    上课10天就放假3天,这3天是叶星采药和打猎的日子,也是他出外的日子,他的日子是忙碌而充实的。

    老父亲70多岁去世了,生老病死,作为村医的叶星也毫无办法,事实上这个年纪,对于这个世界的人来说是可以了,一般人也就是这么寿命。

    长生不老是不可能的,村中这十多年中,老死的就有很多位,各种疾病而终的也有不少。

    叶星觉得这里的人己经普遍的比地球上的一般人长命了,主要还是环境太好的缘故,他所了解的前生的地球,污染实在太严重了。

    在送走了老父后,作为唯一的教书先生,和母亲住在书馆边,一是教学,二是保护这个全村最值钱的家当。

    叶星的日子就是守护着这里了,但他的心思已经远远的了,他有点腻烦了这一成不变的日子,不停的唉声叹气,时常盯着幽蓝的天空发呆。

    15岁的叶星,高高瘦瘦,英俊不凡,瓜子脸如姑娘,一头紫发,尤其是他的双眼有神,可以看透一切的精明清彻,没有脱尽稚气,配上有点阳光的气质,更加重要的却是年少的他已经是村里最受爱戴的教书先生和医师。

    这正是让人迷醉的气质,尤其是年轻的姑娘们最是爱俊俏的小生,许多怀春的少女,已经无数次在他身边转悠了,连着母亲也开始不停的扯上成亲的话题。

    这里的人十几岁很多已经结婚成家了,一般16,17岁成家,也有20多才成家的,当然还得看条件,如叶星家以前是很穷困的,所以叶父无人肯嫁,当然了叶星家现在是村中较富的了,这也是因为叶星的能干。

    但叶星完全不理会,他的心很远,想的是远方,母亲也明白这一切,就不再过分的逼迫他,而且还是年纪比较小,更是因为知道叶星在这里是呆不住的。

    当了解到世界如此之大,叶星更不想一辈子呆在这个小山村中,他决定有一天一定要走出去,只为不想老死在这个极度偏僻的地方。

    多年来,不断有意识的努力,凭着出色的天赋,叶星已经成功*出高深莫测的技能。

    锻炼身体的同时,他超越本能的五官感觉,极其灵活的四肢,更是得到了全面的发展。轻盈的步伐可以追上极速的小兽,可以听到数百丈的细微响动,他去打猎从不失手,去上山采药从未受伤。

    所谓的万法可破,唯快不破,他*出飞刀绝技,快如闪电,百发百中,36把无名指大小,薄如纸片的飞刀收在袖子中,随时可发。

    他的射箭之技达至极好,小钢弩可以百步之外射杀蚊虫,还研究出连珠之技,村中的老猎人也绝没有叶星的准头。

    为了给村民治外伤,他还发明了麻药,可以迅速的让人晕倒。他的箭和飞刀都是抹了这种麻药,只要被击中的猎物,一会儿定被麻倒,这让叶星的打猎从来都是极为轻松的。

    叶星为练步法速度,每天晚上去山上全力冲刺数十个来回。5年下来已经达到迅如疾鸟,这是他成为好猎手根本原因。

    只是叶星觉得自己已经到了瓶颈,后来无论如何的训练就是无法更进一步。

    叶星可以不眠不休,也可以随时随地休息,静则止水无声,动则如风轻抚,而这一切,只有他自己知道,也是他为自己准备的行走世间的技能,有备无患,总是最好的办法。

    叶星知道已经做到时自己的极限了,再也没有半分的进步,一直在村中呆下去不知何为了。

    一天天觉得自己无聊透顶,尽管叶星并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去哪里,但一切禁不住他开始有点急不可奈的要行走天下了。

    在千百次与母亲相商后,叶星决定走出小村。给母亲留下数十两银子,委托村长和邻近几户人家,以及自己的一众学生帮忙照顾一下母亲,叶星决然走了。

    这一次,他不是去一下云山镇,而是要去东海城,那个已经听了无数遍,却远在千里之外的那郡城。

    这是第一步,然后,然后是看情况再定吧,或许他会在整个宋国走一下,也许走出宋国。

    叶星没有计划,任何计划也没用,看一步走一步吧,反正先是离开云海村再说。

    初秋的清晨,叶星告别母亲,独自一个,飘然走出云海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