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叶星单独一间木屋,开始静修,这段时间都是忙忙碌碌,没有太好的全力修行,现在只靠晚上睡觉的自行*,进展如蜗牛,如果没有好的机缘突破就得全心进行*,否则这个三系同修只能放弃,专修一系,先去直接突破一系至先天。

    只是这样以后也直接不再多系同修了,多系同修的好处也就没有了。

    叶星有点不甘心,因为他现在内力的水木火三系已经自成小体系,只要一系突破,另两系只要有充足的灵气,马上可以突破。

    现在的叶星也才4层,却已经可以对战9层的高手了,根本原因就是其内力的总量是超过9层高手的。

    但如果有五系却会有根本性的不同,因为那是身体自身体系,五系轮转相互相成,相克相冲,会自然不停的冲突,以无中生有似的,各系都同步增长,这样就可以一直自行进步,并不需要苦修去突破。当然这是叶星自己推衍的,但他有信心确会如此。

    无数个深夜,叶星的超级大脑反复的推算,模拟,已经证明是可行的,现在需要的是积蓄足够的内力,最好是五系同修,那么就是事半功50倍。

    事实上,他尝试了水火相冲,木系居中,就感悟到这个方法只是进步有点慢,而且是要自身进行引导,并不是自行*。分出神识去做,晚上无人干扰静修还行,白天却是不行的,太多事务了,怪不得*一定要远离人群。叶星决定这次也是一样,让别人去做,自己全力*。

    过了5天,所有人员共250人全部陆续到齐。让所有人休息一天,叶星才让木子朗把帮工全部支开,然后开了一个大会,先是让打探情报的人,一一做了介绍。

    这里大大小小的土匪数百股,土匪人数大于500人的有12股,上千人的有两股。并让情报分析的结果,标注在地图上。

    叶星说,“你们150个特训人员,90人的军校学员,重新编组分成6个小队。每个小队会有一名教官,教官不会参与决策,只是帮你们记录你的作战分析及过程。这里作为临时总部,李统领,两位年长的教官,我也在此。不提供任何帮助,你们明天开始扫除所有的小股土匪。”

    “我有一个要求,不得透露真实身份,你们伪装成土匪。你们本身不得有任何死伤,却必须全部歼灭敌人。所有战斗必须谋定而战,随行的教官会记录你们所有情况,如果胡乱作战,我会严惩!”

    “除了你们现有的,没有食物,没有作战工具,全部自行解决。再说一遍,不许有任何伤亡。必须对敌方全然了解后才可以出战。”

    “现在开始自行组队,选出队长,队长要得不是武力,而是正确的决策。晚饭之前,全部组队完毕。众教官会在明天加入。”

    叶星说完,和李奇峰及众教官,进了一个大的木屋去饮茶闲聊去了。

    晚上,各小队的队长选出来了,叶星没有理会他们是如何选出的,只是让教官自选一队随行。

    第二天,叶星招来6个小队长,“罪大恶极的土匪歼灭!一般的土匪你们可以收编,但要识别之后使用,妇女儿童放行,财物取回后,一半归你们,教官会记录这一切,出发吧!”

    6个教官分别加入各小队随行出发了,另两个年长的教官就在此住下不提。

    李奇峰和叶星骑马在这一片荒地转悠,茫茫杂草,还有不时飘来的难闻的气味。

    李奇峰说,“师弟,你这个基地什么时候搞的,为什么选取此地?”

    叶星详细解释了一下,专门提到了青云宗的事,自己需要预先做好退路。

    李奇峰点头,“师弟目光远大!确实宗门内争,已经多年,我师傅让我呆在此处,也是不想我在宗门内牵入各方争端,其实我也是想突破至先天后不再停留此处,要行走天下。”

    叶星说,“师兄,我完全支持你行走天下的想法。除了林长老,你还有什么亲人?”,

    李奇峰说,“我从小在宗门长大,但其实并没有亲人在宗门。我被带上宗门的时候还小,应该是后来发现资质还行,就让我留下了。”

    李奇峰叹了口气,继续说,“这些年,我的进展不算快,今年23岁了才到了后天9层,还是因为师弟的帮忙才突破到9层的。有些资质优异者,已经先天一两层了。我要争取尽快突破到先天。”

    叶星道,“师兄,我们找个地方练一下,我觉得自己卡在瓶颈了。”

    李奇峰哈哈大笑,“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来来来,我要好好教训一下你!”,没等说完,就从马上跃起,跳向叶星,同时一拳挥出。

    叶星当然也不会气,侧身一扭,然后,顺手抓向李奇峰的拳头,实战才是最好的方法。

    两人毫无保留的对战数百个回合,叶星是全身疼痛,挨了很多拳脚,李奇峰也挨了叶星的几下,痛的哗哗叫。

    最后叶星受不了,全身无力向草地一躺,举手投降,叶星明白,闭门造车,是有进步,但还是得用实战来检验,现在证明,自己还是不如后天九层的武者。

    随后的几天,两人找到一个草地,天天拳脚相加,叶星脸上没什么,身上都是被打得肿痛,但都觉畅快之极,因为实战,让他的感悟极多,比起自已空想有用得多了。

    而李奇峰则觉得这个师弟越来越难搞了,出手也重了,但幸好还能制住,只是也吃力异常了,这个师弟越来越难对付,每一次都得很费力。

    三天后,各小队都派人送回了战利品,有的小队已经扫除了3、4股的小土匪势力,至于如何处理土匪的,就各小组不同,各队自己决定了。

    叶星让传信兵传话回去,搜集所有的书籍,一定要把有用的东西保留送回,让两个留守的教官记录一下各小队的情况,写出评价,并把评价带回去。

    每天都有人送回战报和战利品,每一个小队都有自己的一间木屋存放各自的战利品,以后扫清土匪之后,全部是他们自己的。

    叶星则把战利品的中的书籍和信件之类,全部另放在一间木屋里,让木子朗搞了几个书架,一一存放。

    叶星研读了一些书信之类的,发现都是一些土匪头目的私人信件,也有与别的土匪的来往交易的信件,多是一些矿石争夺之的事,还有一些是江上强盗。

    书籍类的里面,有一些是杂书,也有几本武技的,叶星找来研究了一下,都是一些拳脚功夫并不深奥,只须比划一下,就知道如何施展了。

    然后第二天就和李奇峰的对练中就偶发一两招,出奇不意,让李奇峰也乐意一起来研习一下。

    十五天,各小队都派人回报,定南镇及周边几个镇的所有小股势力已经清除了,各地土匪虽然收到风声,但还是以为是各势力间相互争夺而已,现在是时候开始对付较大股的势力了。

    叶星传令,各小队自行组队,选择敌人,要求还是一样,必须是保证自身安全,必须万全之下才能出手,不得乱战。

    二十天后,很多战报陆续传来,12股的土匪全部被众小队合并了,或偷袭或猛战或计取,都一一收服,其中有些势力直接就是投降过来了。

    现在组成两股势力,各有600人左右,扮作是地匪,分别驻在各自山头之上,他们请命下一步如何操作。

    叶星和李奇峰各带一位教官,各自赶赴一个山头,了解情况再作打算。

    一个月的时间,250人的军队,现在组成了两支600人的武装,应该是值得高兴的,说明各人是用了心思的,也理解叶星以战代训,以战扩军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