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玄同询问了叶星*的进展情况,叶星据实告知,已经将水木火三系都*到了4层,只是最近忙于事务,没有大的进展,似乎到了瓶颈。

    亲自和叶星过了十来招,李玄同点头,“你现在同时发挥三系内力,可以短时间的和后天9层的人交手,但不能持久,最终必败。你如果三系都达7层,后天这个境界没人是你的对手,但是我还是认为只有突破到先天才是根本。”

    叶星问了师傅有没有土金两系的*方法,李玄同奇怪地盯着叶星,叶星连忙解释说,“我*的方法没有出错,却总是没办法很快积累内力突破至5层。想参考一下,是不是可以从其他的*方法中找到突破点。”

    李玄同完全不能同意,说,“你的*速度已经是天才中天才了,才多久,已经三系都后天4层了。你现在要的不是突破,而是更多的积累和感悟。根基牢固最重要!我没那两系的*法门,但其实每一系都是大同小异的,你不必太在意这些了,去积累吧,水到渠成!”

    叶星告辞师傅,回到山庄,让林铁安排好云海村孩童到来后的学徒方案,增加一条纺织生产线供他们实践,并让林铁其去订购两艘全新大船,要很结实可以出海的大船。

    林铁没有任何疑问,连忙就去办了。

    叶星走入工厂,和众人一起研究放大几倍的蒸汽轮机的设计,这是用于驱动船航行。

    关键是计算出转动的力量有多大,才能让船逆水而行,这方面没有任何可以参考的数据,只能尽量做大,做出更高的压力,更高的转速。

    叶星写下了自己的想法,材料要耐更高压,缸体要很大,叶轮也得持续改进,推动船的螺旋桨要设计,总重不能太大,否则木船根本不能安装,要考虑一下是不是用铁来造船。

    留下众人讨论,然后自己回去军营。

    叶星和李奇峰商量了一下,现在各人这样没有实战的训练没有大的作用,而且军校的学员也只学理论,没有实践,也是空谈。

    叶星问,“有没有海盗或者一些小势力,来作为磨刀之用”。

    李奇峰一拍大脚,说道,“叶师弟大才!我这几天一直想这个问题。据讲现在东海郡西部,接近桂山郡的地方有几股大的土匪,据讲有数千人,东海郡没有能力去扫平,宋国上层认为这是地方事务,也没人理会。所以这股土匪已经作恶多时了。如果能扫除这群土匪,就是我们最好的锻炼。而且,城卫军的作用本来就是要如此用的”

    叶星想了一下,自己的石油基地,就是在那附近,看来,这是必定要做的事,现在石油还没人发现其大用,以后就不一样了。

    叶星下了决定,道,“我们带上所有人,悄悄分批坐船去,然后让他们去进行这次扫除土匪的实战,这才是真正的训练,空谈成不了事。”

    两人商量了一下细节,立即向李玄同做了汇报,李玄同让他们尽管去做。

    第二天,叶星带领1个特训小队,加上叶青岩,共12人先行出发。其他人包括李奇峰,教官会随后分批出发,全部人员共计近250人。

    经过3天步行,来到西江边,然后租船上行。西江江面广阔,水流较缓,由于逆流而上,船速度也慢,所以7天之后才达到了叶星新创的石油基地。

    木子朗完全没有想到叶星会来,惊喜异常,叶星和他说了这次的目的,就是准备建设这一片荒地,也是准备扫清一切隐患。

    木子朗把自己在此一个月的各种情况汇报了一下,这里最近的镇是定南镇,人口不多,都是沼泽和山林之地,没什么作物,更没有野兽,而且地下出的是黑油,不能种植,所以极为贫苦。

    加上在附近有多股土匪横行,基本上没有商业,但这里出产各类矿石,土匪就是走私矿石为主,不纳税,还抗拒,抢掠,搞得民不聊生,附近的各镇没有办法没有能力*,只能放之任之。

    叶星说,“过几天陆续会有许多人来到此地,你去附近请人先搭建一些临时的住所,我们会以这为基地,进行清扫土匪的工作!”,木子朗让人安排食宿的事宜。

    第二天,附近的数十个农民过了帮工,木子朗给予高的薪金,让他们直接砍伐树木,建造临时住所。

    叶星则让特训小队,化整为零,去搞清楚方圆数百里之内的土匪情报,越详细越好。

    叶星、叶青岩和木子朗绕石油基地走了一遍,这方圆十里的地方是沼泽之地,长满杂草,多处有暗黑的石油涌出,以前当地人取来当柴烧,但是浓烟滚滚,并不喜用。

    现在让人取回来,过滤后装桶,租船送回东海城,并没什么要做的,工作极是简单清闲。

    买下了这方圆十里之地,极是便宜,但其实方圆数十里都有这种石油出产,只是太大了没办法管理,现在也用处不大。

    叶星出取10万两银票给木子朗,让其去镇上办下这方圆五十里的权属证明,并且让其透露给镇长,是郡守的徒弟要这块地用来开发种植草药。

    第二天,木子朗去镇上办权属事宜,叶星和叶青岩骑马去方圆几十里去考察,这块广大的地域,都是无人要的荒地,没有太多大树,全是草地,或小灌木林。很多的小湖,都是黑色的石油溢出构成的黑色沼泽,有些刺鼻的气味,盈笼山地之间。

    叶星十分高兴,对叶青岩说,“这是一块宝地!现在没有人发现其用途,日后一定会成为所有势力争夺的地方。我们一定要在此地建立起强大的势力。”

    叶青岩不明白的说,“星哥,我真没看出除了这个燃料的用途还能做什么用?”

    叶星摇头,说道,“你现在不明白!但记住以后一定要用生命来保护这块地方,是我们最重要的基地!东海城最终也不是我们自己的地方。你记住了,只有掌握在自己手才是自己的!”

    傍晚,叶星两人回到西江边不远的基地,木子朗已经办好了这个方圆56里的地方的权属证明。因为是江边的荒地,所以只用了5万两就买下了从江边到山边,以及从现基地上下游各10里之地。

    三人边吃晚饭边聊天,叶星说,“我们最好以后在此地建一个石油基地小城。这里物产其实极多,只是别人都不知道而已,这里远离东海城,正是我们最后的退路。”

    木子朗说,“为什么不是我们云海村作为最后的退路?那才是我们的老家啊!”

    叶星说,“云海村在偏僻的山中,物产贫乏,也远离东海城。这里不同,只要我们开发出蒸汽轮船,只顺流而下只须两天到郡城,逆流而上,也只要四天。直出海口,以后还可以退到海上去。”

    叶青岩不明,“星哥,为什么要考虑这么多的退路?我们现在也是城卫军,谁敢对付我们?”

    叶星说,“我师傅现在是郡守,现在才能如此顺利发大财,如果不是呢,而我们的产业又极是挣钱的,你说别人会放过我们吗?只要我师傅离开这里,用了几天,我们的产业就会被人夺去了。”

    叶星忽的严肃的说道,“还有可能我们还会性命不保!”

    两人脸色沉下,点头,单是纺织和报纸,一年有10万两的收入,还只是初步。

    如果发展起来,任何势力都会冲上来咬上几口的,现在只是没人敢如何,也因为是城主的缘故罢了。

    那些有心之人,可能早就仔细计算过了,很简单,粗略推想一下,就是知道,星晨山庄在巨额的挣钱,财帛动人心,引人犯浑,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