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没有吃晚饭,休息到半夜,就开始每天的*。

    虽然没有极致的安静,但他闭上五识,也可以做到基本的清静,还是在丹田温养神识,消耗灵气让心神在小周天游玩。

    第二天,叶星离开船,去药店看一下,因为馨月提到这里附近海域出产一种特有的药材,以其制作的一些丹药对疗伤极有好处,觉得有必要购买一些放在身边。

    叶星走进了一间叫做“药王阁”的店铺,里面人很少,这里出售最名贵的药材和成品丹药,也是馨月介绍的。

    一个年轻端庄的妇人走过来,“先生,你需要什么药材或丹药?”

    叶星说,“我需要一些疗伤的药材,或者对于*有帮助的丹药,只要有作用,我会大量购买。价钱不是问题,越贵越好!”

    妇人说,“看得出先生是第一次来滨城,这桃花群岛及邻近海域出产一切药材,这里都可以买到,而且年份绝对够,品质放心,只是价格相应有些高。”

    叶星说,“价格没问题,我要的是最高品质的东西。”

    妇人说,“那请先生跟我来吧。”,让叶星来到一张桌子前坐下,让人奉上香茗。

    叶星品着香气很足的山茶,四周观看了一下,一排排的柜子,贴了许多标签,很快,妇人拿出了数个锦盒放在桌子上。

    先打开一个盒子,妇人说,“这是离桃花岛数百里之外的一个小岛上独有的灵药,碧血海莲,对于*之人,静心壮脉,极有作用。年份越高越好,这是一百年年份的了。”

    叶星拿起锦盒端详,碧绿的一株植物,叶子只有两片,睡莲的模样,只是茎上有一条血红色的条纹理,极是奇怪,有一缕缕香气飘起来。

    叶星暗暗内力吸了一下,一缕灵气从中慢慢的从手上渗入身体,竟然是极纯极纯的火灵气,其药气随着灵气进入了叶星的心脏,竟是暖洋洋极为舒服,心跳都慢下来,有种想睡的感觉。

    这绝对是有特殊作用的好药材,叶星脸色没有任何变化,轻轻合上盒盖,问道,“还有更高年份的吗?年份越高越好!我会全部买下!”

    妇人说,“有!这百年的碧血海莲是五百两,如果两百年的要二千两,如果是千年的,这里没有,那是价值万金之物。”

    叶星说,“你先给了一份两百年份的碧血海莲。其他的你拿出来看一下,最好详细的介绍一下功用,我就是来采购药材的。”

    妇人转身进了内间,很快又拿出数个锦盒堆在桌上,先取一个打开放在叶星的面前,说,“先生,这是深海产的海王珠,只产于深海的一王母海贝,具有滋阴补气的作用。对于*过度,走火入魔,有良好的理顺经脉气息的作用。”

    叶星点了点,合上盖子,放在一边,然后妇人又打开另一个锦盒,并详细介绍起来。

    叶星一连看了十几个,决定全部买下来,然后又要了几种疗伤的丹药,各数十瓶。

    叶星当着妇人的面,把每一样药材的用法全部笔记下来,并且用玉盒把药材放好,据说这样可以更好的保护药性。

    叶星也看了很多的医书,所以也知道很多此方面的知识,但更主要的是他的手,可以凭灵气来分辨出药材的品质,这才是他的自信的来源。

    总计花了数万两银子,叶星拿出银票,对方也表示认可,毕竟宋国国家印制的银票,还是得到越国认可的,而且有大量的商人来往两地,自然也就流通了,宋国三千年和平的好处就是币值可靠稳定。

    用一个大大的包裹包好放起来,叶星拿起走出了店铺,然后,来到一个酒楼吃午餐。

    叶星对于吃是不讲究的,但还是让伙计点三个最贵的菜,要了一小壶的酒来。

    正准备吃的时候,有人走过来向他打招呼,叶星一看,不认识,是两个英俊的后生,有点愕然,于是问道,“两位,我们认识吗?”

    其中一个说,“叶先生,我们昨天才认识的啊。”,叶星仔细看了一下,明白了,轻轻的笑道,“哦,馨月小姐,你很英俊啊!”,另一个也是女子扮的,并不说话,只是默默地暗暗观察叶星。

    叶星让两人坐下,然后让伙计多叫了两菜,就一起用餐。

    女子问起叶星今天如何,叶星说,“就买了一些药材,走了一圈也没有别的要买了,也没有特别的东西,可能过几天就要离开了。”

    馨月诧异的说,“叶先生不是商人吗?不采购就回宋国啦?那不是白来一趟!”

    叶星说,“我是商人,但不是一般的商人,我是到处走的游商,这次就是出来逛逛的,并不是定要购置什么货物,而且我还会去其他地方,并不马上返回大陆。”

    馨月不明,“你难道不是做商贸?只是逛逛的吗?这样做生意?”

    叶星点了点头,“我自小立志行走天下,现在就是先从海上四周看一下,开阔一下视野。希望有一天可以游遍天下。”

    馨月两眼放光,惊呼,“太好了!太厉害了!”,旁边的女子也露出惊讶的表情,显然被叶星的豪迈之举所激动,怔怔的看着叶星,双眼直冒小星星。

    叶星摊了摊手,笑道,“我是个胸无大志的人,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所以就这样啦。”

    两女子被叶星的潇洒之动作迷住了,没想到叶星竟然是这么一个不拘留一格,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又真的气质傲然。

    两女都显得有点小激动,显然是被叶星的远大理想激发了极大的兴趣,当然两人更感兴趣是这个少年人,实在太厉害了。

    事实上,不求于世的洒脱,加上英俊的样子,确实是最得少女的迷信。

    叶星一头紫色长发,身材修长,双眼有神,面目英俊,标准的一个吃软饭的小白脸。

    叶星不是个呆子,但也从来不在意别人的想法,自己就自己的天地,或正是这点却更迷人,自然有一股飘然出世的气质。

    三人开心的聊了许久,叶星也没多说自己的事,只是说,想从海上历游一段时间,想看看海有多大。

    另一女子说,“从来没有人知道大海有多大,你可能十年也回不来?如果遇上不顺,甚至可能一辈子也回不来,那怎么办?”

    叶星不在乎的说,“那有什么关系?我就是想看一下,累就休息,然后就继续前行。随遇而安吧,而且我坚信,只要我还活着,没有什么地方可以困我一生的,总有解决办法。”

    两女无语了,在她们的心目中,男人不就是为事业吗?为成功吗?为女人吗?但这个叶星什么也不求,真正的自由于天地间,难道真的可以这样?

    馨月说,“那你家人怎么办?难道你可以不理你家人?”

    叶星自斟自饮了一杯,说道,“我只有母亲,有兄弟照顾着,她放心我,我也不担心。”

    两女刹时无语了,还有这样的人,根本上就连自己的母亲也不在意了。

    三人一时间就无话了,气氛有一点点尴尬,叶星当然是没有的,依然淡淡的看着楼外的行人。

    叶星也没什么话要聊了,叫来伙计,结完账,站起来,对着两女,轻轻一躬,右手一摊,说了一句,“两位请!”

    两女从来没见过这样随意的又显亲切的礼节,不知如何应对,急忙站起来,红着脸,不知所措,手脚都凌乱了。

    叶星也不等两人说话,拿起包裹,往肩上一抛,轻轻的走了出去,还回头调皮眨眼的说了一句,“再见啦!哦,不太会再见了!”

    两人愕愕的看着走远叶星,内心不禁冒出一句,“世上竟还有此等洒脱之人?!”

    两人默默的盯着叶星的背影,刹时也失去了说话的兴趣。

    本来,另一个女子其实是来求购亮晶晶的宝物的,现在则完全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