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边聊边走,穿行树林,高大异常的树木很多,却很少见到动物,叶星注意到地上积叶好象也不多,很多地方有明显的水流冲刷痕迹,应当是海浪时常侵袭的缘故。

    叶星一边走,不时会在树上砍上一刀,这是为了指明行进方向,这是野外必备的小手段。

    虽然有罗盘,但叶星早就留意到,罗盘指针开始根本停不下来了,不断的转动,尤其走了半个时辰就发现了这种现象。

    不同于秦静萱的不明所以,叶星是知道的,这应该就是磁场混乱的缘故,至于原因吗,就是当然是这里有干扰磁场的东西存在。

    两人走了一个时辰多的时候,来到一座小石山前,罗盘的指针更是转个不停,这个小石山有古怪,绝对有的,这个可以肯定。

    两人对望一眼,取出望远镜,对着小山仔细观察。

    石山太约只有一百丈高,山上有很多树长在石头缝里,都是不大的小树,小草也长的不多。

    叶星奇怪的发现,石山附近基本上没有动物活动的痕迹,飞鸟在不从石山上空飞过。

    叶星自已也感觉这里有特殊的气息,他静心感应了一会,看向秦静萱,两人同时点了点头。

    叶星道,“这里灵气很浓郁,而且是木灵气!”

    秦静萱说,“怪不得这里的树极其高大!极浓的木灵气之外,这里还有威胁*之势,所以动物不来!”

    叶星说,“山不是很高,我们爬上去查看一下。”

    两人轻功都很好,尽管上山没路,但难不到两人,顺着石头缝,两人很快的上到山顶。

    十分的怪异,山顶是平的,那种威胁的气息就是从山顶的一个很小的积水小潭中弥漫出来的。

    两人觉得也很难受,有点想要呕吐的冲动,那是一种压迫并有血气的那种威胁,从心底升起。

    叶星仔细的察看小潭,其实水还蛮清的,也没有长任何的植物,更没有小鱼小虫之类的,是真正的一股清泉,只是水潭的深处不知有什么物件,竟传出一股威压来。

    叶星很想下到水潭中去挖一下,但秦静萱制止了,觉得没必要。

    叶星也想到,这是个陌生的地方,一直透着怪异,还是不要去做不可预计的事情了。

    叶星拿起望远镜,四周的观察,绕石山附近的树木都很巨型,以这石山为中心数十里全是这样,更外层一点,似乎树就很少了。

    天气很晴朗,叶星集中全神,在望远镜下,觉得远处似乎还有一些山头,只是树木太茂盛,视线被挡,也可能只是远处的大树。

    叶星指了指南向,秦静萱也把望远镜放在眼前,全神去看远方,她摇头表示看不见。

    这里有极浓郁的木灵气,那是完全没有想到过那种浓郁,几乎是实质化的,两人都很是享受这里的灵气沐浴的感觉。

    秦静萱具有的是木系灵根,天然的亲近木灵气,而叶星则是五行俱修的,当然也是可以吸收木灵气为己所用的。

    在此极浓的木灵气之处,当然就是极佳的*木系*之地了,可不能浪费呀,反正也不急于回去。

    想了想,叶星对秦静萱道,“我想在此*一会,你自便啊!”

    秦静萱点了点头,“这里确是极好的*之地!我为你*!”

    叶星坐下,但离积水小潭远远的,然后开始*,秦静萱则持刀在侧为之*。

    叶星运行小周天*,真气黄豆大小跳跃不定,直到消耗完了丹田的所有内力。

    叶星一个主神识监视身体内部,12股分神识各引导一条木系经脉,张开12条经脉所经的所有穴位,迅速的吸收四周的极多木灵气到丹田,一直一直的吸引,这股神识的引力在身体的四周引起了灵气的气旋。

    而且在因为这个气旋,木灵气更多更多的进入身体,就象是鲸吞一样的,叶星的身体内部涌入了无数的木灵气,整个人感觉就是气球一样鼓涨起来。

    当然旁边的秦静萱是看不出来的,那只是叶星的丹田和经脉在肿涨罢了,外观其实没任何的变化,只是脸色极其难看了。

    为了防止丹田和经脉被涨破,叶星只有不停的压缩木灵气,但实在太多了,无数次几乎要冲破丹田了,都靠着神识极大作用,拼了命的压缩收敛,才保住了安全,但似乎越来越不能控制了。

    叶星觉得自己已经失控了,不断江河般涌入的灵气,除了压缩,再压缩,然后只有再压缩,压缩到极致了,丹田实在放不下了。

    最后实在没法,叶星把这些经过压缩木灵气的引导入肝脏。

    听得体内一声“绷”的脆响声,肝脏的容量被冲破了限制,于是更多更的压缩木灵气进入了肝脏。

    肝脏是一个比丹田大得多的木灵气的容器,压缩木灵气运到这里也能放下。

    但是不久之后,肝脏也充满了压缩木灵气,眼看又要满了,叶星立即运行五行生生之法,把多余的压缩木灵气硬是引入心脏,以木生火,心脏很快一样冲破,再充满。

    然后是脾脏,肺,肾脏,极度被压缩的木灵气就这样一直向前推进然后转化。

    幸好,叶星的经脉和内脏的联系早就是全通贯通的,只是不足够大而已。

    现在,极致压缩的木灵气,根本没有转化为内力,只是一味的冲击经脉和内脏,一边的冲击一边修复,不断的重组,让叶星直接冲击先天的所有障碍。

    半个时辰之后,叶星五脏全部五行平衡也充满了,他的身体的经脉和内脏全部扩展达到了先天的容量了,并且现在也充满由灵气转化而来的内力,也就是他是先天一层而且到了顶峰了。

    丹田的木灵气则还是太多太多了,叶星只好运输到小周天的穴位,一会就又满了,叶星就用真气加灵气内力直冲督脉的其他穴位。

    一阵阵的脆响过后,尾闾,命门、灵台、玉枕,每一个都冲满了木灵气,后来直冲到了头顶的百会,这里象是巨大的水池,竟然丹田所有压缩木灵气存放下了,没事了!

    丹田的涨大难受一下子没了,其中间只有黄豆大小的真气光团还在,五色气旋又恢复了。

    叶星舒了一大口气,睁开眼睛,这次他进阶先天了,肯定是先天了,那种感觉十分的明显,虽然和书上所说有很大的差异,但应该就是先天境了。

    叶星这一次的突然进阶,实在有点的侥幸,应当说是十分的侥幸,但总归是成功了,五行全在先天一层顶峰的境界了。

    而叶星的丹田和百会的联系也彻底的打通了,真气的光团可以在两个关窍之间不断的跳动和温养,内力转化为真气的过程和效率应该是有了极大的提高了。

    叶星修真的方法,并不全是来源于《缥缈灵诀》,而是叶星融合了秦静萱提供的修真笔记,也加上了自己大脑极度精密推衍后的方法进行的。

    过程虽然极为惊险,其实都是在叶星的设想之中的,他的大脑有过精密设计之后才确定的,最高效的修行方法,不单是修真,也是武修,这并不是矛盾的,而是同步的,也是相互相成的。

    修真的同时,把躯体的经脉和内脏也同时进行极度的淬炼,这其实是最终也有利于真气的壮大的。

    炼精化气,就是要把内力极端的转化净化成为真气,成为壮大先天真气的营养。

    现在叶星可以肯定,他在修真的同时,其实也是同样的在炼内力,只不过,内力几乎都净化为极少极少的真气。

    只是真气好象并不能转化为内力,这就是层次不同的东西,内力其实是用来强大的躯体的,对于灵魂的作用其实是不大的。

    但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或者叶星要做出选择了,不能再修武了,手脚灵活的修真者可能并没什么鸟用,说到底,对修真者而言,灵魂的技能才是核心。

    从此之后,他或者必须专心一致的修真,炼精化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