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决定去第二个预定的地点,那就是东门外的圣人岭的文庙。

    文庙作为宋国立国以来,最伟大的学者,被封为圣师,宋国第一代国师的讲学之地,确是一个人文的圣地。

    正是当年圣师力主,让人民都有自由的冠姓权,以前只有贵族才有姓氏,所以宋国的平民才有了自己的姓氏。

    圣师还让任何人都可以享有文化教育的权利,才开创了宋国灿烂的文化,所以圣师也是宋国的人文圣祖。

    叶星对于这些古迹其实兴趣了了,但两女不同,两女是坚决认定很有必要去游一下。

    文庙是在城外,众士卫也没去过,也很想去一下,沾上一点文气,五人留守大船外,二十八人分成了多个小组,分别前去游玩。

    文庙在城外的东山岭,其实就是一座小山,一条青石路曲曲折折的往上,估量就是百十丈的高,修长路旁都是竹林,非常的幽静。

    上到山顶,一座颇老但很小的建筑就在路的尽头,其实极为平常的砖木房子,应该就是文庙了,果然是有仙则灵,一座不高很普通的山头,成为圣地。

    山顶很平坦,只有一个座文庙建筑,更只有一个老人在看护,但四周有很多很多的石碑。

    叶星等人先没有进入文庙里面,先是在屋外阅读石碑的文字,发现都是后人对至圣先师的歌颂之词,历代都有,都是当时之名人的颂词,如果仔细观看,就是一部文字的历史书。

    最后,众人来进到了文庙里面,至圣先师的雕塑非常传神,而且还是金属雕像,象从来没有损坏过,极为完整,非金非银的,看不出什么金属铸成。

    至圣先师的模样就是一极为儒雅英俊的中年人,一手指前方,一手下垂拿着一本书,眼视前方,不是写实,而是一尊写意的雕塑,线条极为粗犷,有力,传神。

    屋墙上挂满各式各样的字画,有些字画相当的古老了,很多已经发黄了,但是保存得相当的完整。

    因为一行人都是自己人,叶星就放开神识在里面,全面扫描了一下。

    叶星隐约有一个特殊的感觉,这里很有一股气息,就是那种无数人的尊敬,无数年的积累才有的壮严肃穆,还有那种他极为熟悉的灵气存在。

    那是土灵气,别人没反应,是因为土灵根的人本来就极少,而能够*土系心法的人更是罕见。

    感应到灵气出自至圣先师的雕塑的基座,叶星走上前去仔细查看,就更加的明显了。

    叶星发现守护人并没有进来,就蹲下来仔细查看,发现四方形基座每一面上都刻有很多线条。

    别人可能不懂,叶星就马上知道这是古时的一种法阵,叶星把这个法阵记录下来,并从空间戒中取出纸笔,立即拓印下来。

    众人看到叶星的动作,知道他有所发现,就把叶星围住,故意大声的聊天,掩护着叶星的所有动作,因而叶星的小动作,守庙老人根本没有留意。

    叶星反复的把这个法阵的图样,仔细的拓印了数份才满意的收手,还把拓印与原图细细的对比了一番,确认完全一致。

    做完这一切,叶星才站起来观察雕塑,发现至圣先师的雕塑手上的书是一本真书,是一本金属书,只颜色太黑了,以为是雕塑的一部分,叶星手指动了一下,才发现书是可以动的。

    叶星不气的把书拿下来,果然是一本金书,里面有好几页,看不清上面的字,但叶星一把放入空间戒中去了。

    然后,众人还是聊天了好一会,才慢慢的离开了。

    而守庙老人完全没有注意到至圣先师雕塑的下垂手上那本书丢失了。

    回到船上,叶星吩咐马上起航,目的地是宋河上游离平原城四百里的太华山。

    因为开动蒸汽动力有点吵的,所以叶星只让用风帆,趁着下午时刻的风向有点改变,调整了帆向,大船轻轻的离开了码头。

    叶星三人就在甲板查看那本金属书,封面和内页都是一种不知名的金属制成,只是封面比较的厚一些,内页就要薄许多。

    骤然一看,以为是只是书的样子,其实并不是书,但叶星的手是极灵敏的,在一摸封面时,就已经发现是有字的,是很浅的凹痕,只是都是黑色。

    阳光下,叶星拿出小刀,轻轻的把封面上的黑色的漆刮去,有几个比较大的古字,就是前朝的文字的一种变种,有些扭曲了的写法,现在叶星是能够看懂了,上面的字是《太虚御灵诀》。

    接着叶星把大约十几页的内页上的黑漆全部刮去,终于露出这本金属书的全部面目。

    其实封面就已经刻满了小字,只是黑漆把字全部盖住了,然后每页两面都是刻满了小字的,全部加起来就是一本书十几页,一页两面就有三十面,只是字特别的小。

    三人把这本书把封面上用针刻的文字粗粗的看了一遍,知道了这是上古年代的一个叫太虚宗的宗门传承之密法。

    根据封面的介绍,应该是上古时期,一个隐世的强大门派所有,其*记录了,从炼气到元婴的各层的*。

    从*总纲的介绍,叶星才知道,炼气后面的阶层。据介绍,总共分为炼气期、筑基期、金丹期、元婴期、化神期五个阶,每一阶有九层,理论上共计45层。每一层都是前一层100倍的修为差,不但是真气容量的差距,更是精神和神通的差距。

    修为高一层的修士对上低一层的是生死予夺的差距,就是同一层也有高中低层次的分别,即使同一层次也*的优劣之别,还有神通、技巧、技能的区分。

    所以其说,修真者一般不争斗,一起冲突就是生死存亡的场面,正是因为些许差距就分生死。

    修真者追求长生,因此也就更加的惜命,也更不愿介入各种冲突之中,在修真者的认知中,人世间的一切不过是蝼蚁的求存生活。

    《太虚御灵诀》的总纲中提到,炼气期顶峰之人可以活200岁以上,筑基期顶峰可以活500年以上,金丹期则是700岁,元婴期则是千年起算了,而到了化神期就是真正的陆地神仙了,万年也是可能的。

    修真就是修命,修命运,以自身的修为改变天命,以求长生。

    虽然化神期的人也会死,但相对常人来说,真是无限生命。

    修真要的是仙根、*、资源这三样缺一不可。

    修真的初期关键是资源,中期核心则是*,越到高层,仙根即个人资质才是决定性,没有资质,无论任何*和资源最后也都是无济于事的。

    总纲提到了修到元婴期的*和丹药,但入到元婴期之后,是没有*的,全赖自己的悟,悟天地法则,最后超脱天地法则就是为化神了。

    三人现在是粗通这些古文字,所以总纲的大意是看懂了,都十分的惊喜。

    谁人不想长生不老呢?却也是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梦是可以有的啊!

    叶星严肃的说,“我先收起来,慢慢的搞懂所有文字后才能开始*,否则一旦些许的出错,我们命都要没了。绝对要保密,绝对不能透露一丝,怀璧其罪应都知道。”

    两女郑重的点头,秦馨月说,“叶星你研究好了,再教我们,我们是你的弟子!”

    叶星哦了一声,让两女先把自己所传的《缥缈灵诀》先学会,虽然只有炼气期四层的*,现在第4层还都是叶星结合各人自身的状况推衍出来的,并不是原*一样的,但其确实是入门之法,而且经过叶星的反复检验是可靠的。

    叶星自己则继续*敛息之法,一定要彻底的把自己气息掩藏,即使高阶的修士也看*,低调其实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手段,更是修真生存之必备。

    修*荒且彩呛苣训模坪踝芩阌辛四勘炅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