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城城卫军的副将早就听到消息,亲自到了营门来迎接三人,把三人请入大营,而众城卫军都列队鼓掌。

    副将立即摆上了名茶,请三人入座,自己陪在旁边,并立即让人去通报上峰。

    半个时辰之后,北城城卫军统领宋珏,骑马跑过来,要请叶星三人晚宴接风。

    叶星盛情难却,只是摇头为难的说,“外人太多人了,我走不出去啊!”

    宋珏哈哈大笑,说,“不出去,就在北城军营!”,转头对副将说,“把追月楼的所有大厨给我请过来!”,副将也笑着出去吩咐去了。

    一个多时辰之后,还是在下午时间,在北城军营的大厅,出摆起了酒宴,所有有职位的军官全部出席了,两女则在一个侧厅,单独的一桌。

    在极奢华的晚宴中,叶星只得把这次疫情的前后的经过,又详细的说了一遍。

    城卫军的将领,先是感叹一番,然后都是更开心,知道了叶星是一名神医,全都要求叶星饭后帮忙查看一下身体。

    叶星说道,“我现有喝了不少酒啊,可能看不好呢,看病还是得专心细心,明天吧!”

    宋珏大手一挥,“今天必须尽欢,让叶神医好好休息一天,明天再来给大伙打一脉。”

    所有军官,轮番给叶星来敬酒,叶星有真气修为,基本上就是千杯不酒,而且,实话说过,这种京城最好酒,在叶星看来也不过不错而已。

    这场宴会持续了很久,一个个才大醉,叶星也稍稍的让自己显出醉态,于是在欢闹中结束。

    当晚,就住北城军营了,叶星让一名城卫军去栈通知自己的随众不必担心,二女则直接由城卫军送到宋珏将军府中当贵去了。

    第二天一早,大厨们给叶星又做了最好的早餐,吃过早餐,叶星才开始给城卫军众人检查身体。

    城卫军的将领都是习武之人,个个都是强壮的很的,其实能有什么病呢?最多的是酒色放纵过多,那活儿不太行了,这是肯定的,也是通病。

    对于男人之疾嘛,想来也不太好治,一般的药方,当然是要长时间的调理才有效果,那是叶星也没时间,更不会有心思去做的。

    叶星思考了一会,决定还要用上了前生著名的一次性助力药品来得比较快,花了半天的时间才配制了数百瓶的小丸子,极细小的一粒,药效还极凌厉的。

    当然还得也用上了叶星的针灸之术,在那几个关键的窍穴插入,渡入一丝丝极细的真气,同时导入一些木灵气,他的空间戒中五行俱全而且极为浓郁,这些消耗不值一提。

    叶星的手法快速,就是眨眼之间就结束了,却一下子就治好了那些隐患,同时还给了一瓶小丸子让他们回家服用。

    叶星就在北城军营住了五天,给众城卫军的大小将领看了一下遍,或给出丹药,或针灸直接治病,或开药,或指出*上的一些问题,也有男人的难言之苦的问题,叶星基本上的药到病除,针刺病已。

    很多普通的城卫军士兵也上来求药,叶星也尽量给予以满足,一人一瓶小丸子,可以用上一小段时间。

    最后还给大厨们也查看了一番,以感谢大厨的好菜招待,正是皆大欢喜。

    那些得到药丸的人,吃上一粒,果然极为有效,生活美妙极了,尤其是那些家中妻妾一大堆的中年将领们,重振雄风,个个满意。

    还未走出军营,叶星已经是宋城最有名望的名医了,被都城的大人们传为“男科圣手”,尤其是那神奇的壮阳针灸和小药丸,在众*的私聊中已经成为圣药,一粒千金难求了。

    宋城的要人们,大多数是人到中年,又三妻四妾的,日子长了,钢铁男人也顶不住啊,现在听说有此等神药,自然是一定要得到的,所以全涌到了北城卫营。

    一般人进不了军营,但宋城是什么地方,最不缺*了,很快就有人找到宋珏,让他请叶星到自己府上。

    宋珏这个大将军先是以叶星不便为由婉拒,后来也顶不住压力了,只得过来问叶星。

    叶星说,“宋将军,这样我会累死的!我一个人不吃不喝,不眠不休也忙不过来啊!”

    宋珏也难为情的说,“是啊!那可怎么办呢?叶神医,我也不敢得罪那些人啊。”

    叶星想了想,说,“宋将军,要不这样,你认为可靠的,对你有利的人,就请到你府上,我就帮看一下,一般人我就不理了。实在忙不过来,要不然,我现在就跑了!”

    宋珏大喜,心中那个美啊,这可是极好的机会!这可是对有求之人天大的恩情哦,日后自己就能收获了无数的人情,飞黄腾达不敢想,但人情就是在需要的时候有帮助的啊。

    现在,叶星如此做,实际上就是给自己一个天大的人情,这可是任何金钱也买不到的。

    宋珏对叶星躬身一拜,诚挚地说,“感谢叶神医!您到了我府上住一段时间,没多少人关注时您再离开。您现在真的是全城瞩目之人啊,根本走不都城了。”

    叶星听了也无奈摇头,本想低调,但事已至此了,也只得暂时就这样吧。

    叶星只得坐上宋珏提供的马车,在一队城卫军的护卫之下,去了将军府暂住。

    这个消息嘛,根本是藏不住的,飞快的传到了无数人的耳中,马上就有人向将军府递拜帖了。

    叶星才到了将军府,都还没有坐热,城中的*们就已经向宋珏传话了。

    在将军府,宋珏早就在后花园安排了一座独立的小院子给叶星,四五间小房,本来是以前宋珏的静修小院,而两女五天前已经住进来了。

    见到两女,叶星一脸苦笑,两姐妹则笑嘻嘻的叫,“圣手!圣手!”

    叶星不明,秦馨月可是大嘴巴,马上把城中流传叶星是男科圣手之事说了出来。

    叶星也不禁哈哈大笑,其实自己还真的为城卫军的将领们治了不少寡人之疾。

    叶星之所以能治病,一个是他学医多年,更主要是他有很现代的医学理念,根本性的问题一针见血的,直对病理,加上他的真气、神识本身就可以看穿病人的病灶所在。

    更因为,叶星手上有极好的药品,全是从荒岛上采集而来,很多都千年万年的神药,其本就是针对性的圣药,当然见效极佳。

    叶星忽得严肃地对两女说,“千万不要透露修真之事!静萱也要一直隐藏气息,而且不要说自己会炼药。”,眼睛却是盯着秦馨月。

    秦馨月脖子一挺,“当然啦!我又不是笨蛋!”

    叶星笑了笑,说,“静萱帮我炼一些药,这段时间肯定会有不少来求药,品阶不用太高,药材倒是要用好的,没关系,不是特名贵的药材我们多的是。”

    秦静萱点头说,“不过还是让将军府的人去采购一些药材回来,这样才不会让人怀疑。”

    叶星说,“那好,你列一个要用药品的清单,越贵越好,让求药的人也付出高代价才行,这样也减少很多人的求治。要不然,怕是都城数百万人都来找我,我死了算了。”

    两女哈哈大笑,“过一段时间,我们就不辞而别,怕什么!”

    中午,吃过午餐,将军府的女眷在宋珏的带领下过来拜见叶星,当然也顺便让叶星帮忙看一下病,气一番之后,宋珏就自己出去了。

    叶星在两女的协助之下,两天时间,帮将军府的妇人少女们全部看了个遍,很多妇女的妇科病叶星也给出了合适的治疗方案,尤其是痛经之类的病本身就是气血不足之症,叶星的真气针灸,基本上就是一次搞掂,加上低阶的固气培元丹的补益,以后再也不会犯了。

    叶星现在是什么人,他的治病那是绝不会让人怀疑的,当然妇科病也不是一两天能马上好的,但过不多少天,肯定叶星又要多了一个,“妇女之友”的称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