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无精打彩的返回炼丹室,一*的坐在地上,再次相对无言。

    半响之后,祁明说道,“师傅,我们是自愿进来的,在此一生一世也不错啊!这里永远没有争斗,这是我们自己的地方,永远不会有人打扰我们。”

    秦馨月也大大列列的说道,“我就想和你在一起,这样也好,这里永远不会有外人!”

    秦静萱也盯着叶星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但是她神色表明,愿意就此在这过一生。

    叶星极力摒弃心中的郁闷,好半响,也才说道,“好吧,就在这*,等我掌握了传送阵,还是可以出去的!相信我,我一定可以做到的。”

    三人一齐望着叶星,都点头道,“以你的天才,肯定可以的!”

    祁明突然道,“圣师为什么要进来?他有没有想过要出去?”

    秦静萱说,“圣师是年老才再次进来,以他是圣人之名,又辅助宋国建国,应该是活了几百岁吧,这样的话,如果是武圣,那是能活上千年的!不过圣教之人好象只修文!”

    叶星说,“错了!圣师也是修武的!在圣山时就看到了对圣师的颂词,说他翻手覆云,天下无敌!”

    祁明说,“就是说圣师其实也是有把握后才再次进来的,只是他突然改变主意就在此坐化而已!”

    秦馨月跳起来道,“那么就是说,圣师其实也准备了出去其他手段的,我们把他的笔记和书仔细翻阅下,说不定可以找到!”

    叶星从空间戒中,取出笔记和圣教典籍,两女看笔记,叶星和祁明,各看一本典籍,一行一行的去翻阅,虽然没有研讨读,但绝对是仔细的看,结果没有夹带任何的文字性记述。

    四人突然没了精神,都颓然躺坐在地上,刚刚起来的一点点兴奋劲已经消失殆尽了。

    叶星躺了半天,坐了起来,从空间戒中取出了点食物,又拿出一瓶酒来,给每人倒了一杯,沉重地道,“我们就失望这一天吧,明天开始努力*。只要我学会了《归藏经》里的天地易数,肯定还是可以出去的!”

    三人点点头,拿起杯子仰头一倒,两女也没有犹豫,一口闷下,接着又倒满,然后又是一口吞下。

    苦闷喝酒,不知不觉,三人都喝醉了,叶星却由于*深厚的原因,却没有醉,反倒越发的清醒起来。

    看三人都醉倒在地,叶星取出帐篷,把三人抱入各自的帐篷,却依然给自己倒上了一杯酒,随手拿过了一本圣教的典籍来看。

    叶星以前从未阅读过圣教的典籍,现在细细读来,发现非常的深奥难懂,本以为就是劝人为善之类的教化之语,结果完全不是,至少这两本并不是这类教化的文章,而是讲关于对天地人的相互关系的学说。

    叶星发现这其实是极其高深的学说,以天地人为中心,有关于万事万物是如何相互关联的,以微见著,以细观大。

    这本书中,所讲述的东西,从叶星角度来说,也是并不准确的猜测之言,如大地为中心,日月星辰绕大地旋转,人世间是以力为分,德行是最大的力量之类的。

    叶星当然并不认可这些学说,但不妨他极有兴趣的阅读起来,读到后面,也不禁为其的吸引,也觉得其学说,完备而极有想象推理能力。

    圣教的典籍其实极为精深,经书里面很多很多的内容,都是叶星以前完全没有接触过学说,不是什么修行的*,全是讲的是天地宇宙、自然万物和人的关系,以及天地的运行法则。

    叶星突然想到也明白到,圣师为什么要进来,确实他是有把握再次出去的,因为他已经掌握了相关的法则,就是天地间的法则,圣师是元婴境的高手,而且是懂得了天地法则的绝顶高手。

    根据典籍的学说,圣师已经掌握了天地的运行规律,完全可以重新架设传送阵出去的,也提供了计算空间节点的方法,也有炼制阵盘的具体的手法,更重要的是,圣师认为并不需要传送阵,也是可以返回大陆空间的。

    圣师的理论就是,只要找到两个空间之间的联接处的薄弱节点,那么就可以凭强大之极的身体就穿行过去,根本不需要什么传送阵。

    而且,圣师认为,元婴境的高手,如果元婴强大到一定程度,元婴可以脱离肉体的限制,自身就可以穿越空间。

    看到这里,叶星终于微笑起来,书中果然有黄金啊,多读书实在太重要了,里面果然还是藏有不得了的知识的。

    叶星同时也想到了,据所知道皮毛的《归藏经》,其实也是这类天地自然的学说,只是和圣师所写的不完全一样,是更加古老的学说。

    叶星想,“不知圣师有没有机会阅读过《归藏经》,即使没有,以他的绝顶修为可能也同样的参悟出来。他所写的典籍就已经表明他达到了人间学识的顶峰!而且还有了更多的创新之思索。”

    说不上那个学说更加正确,但肯定圣师也是继承前人的学说的,圣人之所以是圣人,必然当真是有其杰出之处的,一定有所开拓和创新的。

    叶星马上想到,接下来,只要融会贯通这些学识,一定可以让自己的拥有越凡的能力。

    收起这本典籍,拿起第二本,这本就是圣师之前的,圣教的历代教主的名言记述,原来圣教的历史极为源远流长,圣师其是第27代教主。

    叶星粗粗的翻到第二本典籍的最后一页时,看到了下面有一行比前面字要小一点的一行字,“愿意成为我的隔世弟子,就磕头拜师!”,字迹是上古文字,与圣师笔记的字迹一样,正是圣师所写。

    叶星想了想,自己是应该拜其为师的,而且圣师是万代师表,做自己师傅可是自己的荣幸。

    叶星其实多年前得到《太虚御灵经》就是圣师的弟子了,现在只不过履行一下拜师礼而已。

    想到此处,叶星站起来,来到圣师的正面跪下,然后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叫了一声师傅。

    这里光线极好,在叶星磕完头,要起来的时候,看到圣师的盘坐的脚边,有一行字,是用指甲在地板轻轻的画了几个字,“将我入土,传你道法!”,竟然是现在宋国文字所写。

    叶星没有丝毫的犹豫,站了起来,用刀就在这石板地上挖了一个长坑,然后把圣师的躯体放入其中,帮其理好衣襟,伸直手脚,然后,从外头取了很多泥土,把圣师埋了。

    叶星再次磕了几个头才站起来,想到,这个隔世的师傅,好象也就是自己的机缘。

    这时,叶星发现圣师刚才坐的地方是一个完全不同颜色的石块。

    叶星走过去用手摸了一下,石块是一块温玉,而且是有轻微松动的,把温玉搬了起来,发现下面是一个小洞,里面有一本金属的书,还有一封信。

    叶星先打开信,上面写着,“你如果在平原城外的庙中得到《太虚经》上部再寻来此地,那么恭喜你了,你是太虚宗真正的弟子,下半部《御灵经》让你的*真正有了依仗。如果你只是偶然来到此地,你拜我为师,你学得是圣教*,日后出去外*护一下圣教。《御灵经》你得无所用,就继续放在此处,等待有缘人吧。如你把圣教典籍融贯通,自然就可以出去了。”

    叶星早就觉得《太虚御灵经》不全,全都是口诀,完全没有解释,更没有如何使用的法术之类,原来真的还有另一本应用的法诀。

    叶星打开金属的书,发现也是极小的字雕刻在不知名的极薄金属页上,足有上百页之多,远厚于上半部。

    下半部经书,《御灵经》内容介绍的全部是*的说明,还有各阶层用的丹药,以及对灵气、真气、灵物、灵兽的使用和训练。

    叶星这次真的得到宝了,正是梦寐以求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