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微笑着,在外城走过了许多个的坊市,原来已经彻底的被天星国的所影响着,无数人在谈论邻国所发生的一切,都心向往之。

    叶星在西二门附近转了一下午,看天色渐暗,于是找到了一个栈住下,这是一间极为简陋的栈,他不想象上次那样了,低调一点总是少点麻烦。

    天京城中高手肯定是很多,那怕就是外城,在栈和坊市里的人,大多数也是有一定修为的人,叶星把自己收敛成一个先天九界的武师,十分的不显眼,在大唐来说,此等级的武士和地上的牛马差不多,虽也不错,就是太常见了,不值得惊讶。

    定好栈房间之后,放下了日常衣服的包裹,叶星简单易容,就是脸部肌肉调整了几个位置,就去邻近著名的酒楼点了最贵的菜式,一个人就大吃大喝起来,唐楼的出品果然是极好的,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吃过好吃了。

    那种目中无人,完全没有礼仪的海喝胡吃,与之的文士装扮相差实在太远了,本想低调的他,反倒成为瞩目之人。

    大唐最讲礼仪,平民吃个饭都有一整套的规矩,喝个茶简直要啰嗦麻烦半天,如他这般的没有礼仪之人,在别人的眼中和山间野人没区别,尽管他的穿着是书生的样子。

    独特不羁的行为,配上英俊的样貌,还有一股出尘仙姿,其实是别有一种风格,这让许多人侧目的,尤其是最得女子的欢心,女人爱俏,更喜欢洒脱的年轻英俊男。

    唐楼的二楼,大唐风气开放,所有年轻女子都面目含春的看向叶星,而这样的让女子动心的青年男子,当然是让所有男人不爽的。

    果然,很快就有三个心情不佳的武士,气冲冲的上来,要教育一下叶星这个专勾引女人的乡巴佬,一个肥壮的高个,高声的喊道,“那里来的野小子,敢来这里吃霸王餐!”

    叶星当然是不在乎的,依然吃喝,一只野狗在乱吠,不觉有些不喜,也就眯起了双眼,盯着来人,一声不吭。

    三人的籍口极烂,但所有人都微微笑了,看向叶星,都要看一下热闹,以作用餐时间的娱乐节目。

    本来,天京城严禁打斗的,但是这些人都是自认为有身份之人,估计着教训一下小白脸,对方是绝不敢还手的,不还手嘛,当然就不是打斗了。

    大唐的民风彪悍,在座的人都在想,眼看热烈的场面估计就免不了了,希望不要引来城卫军,否则就不太好玩了。

    本以为,马上就会发生激烈事情,那个虎背熊腰的凶猛汉子,还没有冲到桌前,就定住不能动了,就差个两步到达桌子。

    叶星的油手在那人的身上点了一下,然后把手上的油抹在其脸上,那人就身不能动,口不能言了。

    汉子的两个同伴不是傻瓜,本身就是武士,立即就不敢上前,三人带来的几个女伴,则是花容失色,不知所措的看着叶星。

    全部刹时静下来了,唐楼的二楼,落地的针都能听到,要知道这个汉子可是先天九层顶峰的高手,也算是成名多年的一个高手,但是一招未出,就死了一样的定在那里,动也不动。

    所有人都明白了,叶星至少是武王境的高手,这么年轻的武王境高手,那是意味着什么?!

    那是说明这个年轻人绝对是大宗门出来的高手,而且是那种天才级别的高手。

    天京城当然是高手如云,外城的绝顶高手也有不少,但这样年轻的高手还是没有的,二十岁上下的武王,从来没有听说过。

    叶星把酒倒了一些在手上,然后洗起手来,然后挥了挥手,把手上的酒水挥干净,继续旁若无人的吃喝,所有人都不敢再说话,就转过头去,不敢再看叶星,只有那些女的,却死盯着叶星不放,眼睛都放光的。

    叶星对别人的眼光是毫不在意的,对那三个人也不看一眼,不紧不慢吃着美食,不时喝了一小口酒,眼神有点抑郁的迷离。

    在座的所有人,热闹没有看到,却是如此的安静,看着叶星的蛮不在乎,也就切切私语起来,但无人去干预那个口身不动的家伙。

    半个时辰之后,叶星酒足饭饱了,正准备结帐离开。

    一个年轻英俊的贵公子从一楼走了上来,环视了一圈,看着站在过道上一动不动的猛汉,先是愕然,停了一会,直接对着叶星走了上前来,躬身就是一拜,说,“这位先生风采夺目,可以结识一下您吗?”

    来人绝对不简单,衣着极为华丽,飘飘仙气环绕,说话是极为温和,还用上了敬语,但是那一种出身高贵的气势还是显露无遗。

    叶星来天京城就是放松来的,倒也没什么在意,淡淡地说道,“你有什么事?”

    那公子微笑道,“倾慕先生的仙姿风采,想结认一下高人。”

    叶星不觉一晒,说道,“坐下说话吧,如果是俗人,我就赶你走了!”

    那公子很是潇洒,根本就是自来熟,不把自已当外人,一*的就在叶星旁边的凳子坐下了,脸露笑意道,“我叫李然,也是一个修士,可否告知,兄台高姓大名?”

    其实,叶星早就看透李然的修为,炼气九层顶峰,年纪二十二、三岁上下,这样的年纪,这样的修为,比之自已数十年前同龄时要高得多,这李然绝对是一个天才中天才。

    叶星自己现在样子是二十,只是驻颜有术,实际年龄可是六十了。

    叶星淡淡的道,“我叫叶长明,是来自偏远地区的一个修士”

    李然本看出叶星是先天九层的高手,但是当目光扫到站着那个站着一动不动的人,马上就反应过来,叶星的真实修为是武王境。

    李然对叶星说,“这位叶兄,可否放过那个人,站在这里也蛮影响我们聊天的。”

    叶星点了点头,却故意不动手,李然也就明白,就是考验一下自己的了,也不气,凌空拍出一掌,一道真气冲入那汉子的身上,意欲开解被封的穴道。

    那汉子依然动也不动,李然再次拍出一掌,再有一股真气透体而来,在那汉子身上冲击被封的经脉穴位,但是汉子只是面露痛苦才依旧动也不动。

    叶星的手法独特,李然的真气也解不开,李然已然心里明白了,就不再出手了,只是笑笑的看向叶星,脸上没有任何的不豫。

    叶星挥了挥手,那凶猛汉子脸上的痛苦没有,他立即对着叶星一躬,转身跑下楼下,连同伴也不理了。

    李然让伙计再送来一壶顶级的美酒,亲自给叶星倒满一杯,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说,“有幸结识高人,我先饮为敬!”,一口把酒倒入口中,动作极为自然洒脱。

    叶星点了点头,酒杯举到唇边,口微张,轻吸了一口,杯中的酒就全部入口了,说,“好酒!”

    这酒还真不错,比起天星国的那些水酒就强劲多了,叶星不是酒鬼,倒也不是特别的在意,但是美酒还是好的。

    两人就在酒楼上,谈笑风生的聊起来,主要是聊了一下,自己的一些见闻,李然是一个饱学之士,见闻广博,叶星其实多年都是苦修,对于这个世界的认识极浅,多半只是听着。

    叶星说自己多年的偏僻之地苦修,甚少读书,所以见识很少,但是他的记忆力极好,也曾阅读过大量的大唐书籍,话题也不会少,而关于一些别人不会的知识,叶星更是超级这个时代的。

    对于李然讲的一些奇思异闻,叶星也会插上几句,李然却发现对方的思维极为锐利,说话往往直击要点,而且其实还善于成为一个好听众的。

    两人极为投缘一样,酒楼上旁若无人聊了几个时辰,天南地北的见闻聊了不停,最后连诗词歌赋也聊上了,李然果然是才子。

    李然同时也发现,这个叶长明,不但是口才极好,见识多广,关键是许多东西,还是自己从未听闻的事,极为钦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