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玫是紫月宗的长老,还是一名剑修,当然也是因为剑术了得而闻名的,刚才全凭她手上的法器长剑,才堪堪的抵住了对方的攻击,而古震则是完全靠灵药来支撑的。

    紫玫道长把过程简略的说完,见叶星略有所思的样子,就问道,“叶神医,你到北极冰原来是为何事?难道是圣教派你来的?”

    叶星摇了摇头,接着又点了点头,道,“我是药师,一直在漠北寻找灵药,前一段时间,不知不觉的就走入了冰原,就大着胆子到冰原来看看”

    古震仔细看了一下叶星,道,“叶神医,你真的只有筑基期九层吗?还是修有隐匿修为的*?”

    叶星心想,还是把修为显示的高些比较好,于是释放出金丹一层的神识灵力,在两人身上扫了一下,笑了笑,道,“我是金丹一层中级,确实是修习了隐匿*,不过也就这样了,隐匿修为可以让人降低点戒心”

    紫玫和古震脸上露出骇然又了然的神色,紫玫道,“叶神医,你才六十岁,就进阶到金丹境一层,果真是天纵之才,我们一百六十多岁才进阶金丹,已经是宗门的天才了,没想到世上还有你这样的天才”

    古震道,“真正的天才都是无可匹敌的,四十年前,叶神医在医术上的成就才是惊天地泣鬼神,能在二十多岁医术上就超越了前人,端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紫玫点头道,“六十岁能到金丹境一层,绝对是从来未有的天才!我遍观紫月宗的典籍,没有任何一个前辈能如此早进入金丹境。”

    叶星摇头道,“两位过誉了!哦,不谈这些了。还是说一下接下来的行止,不知两位有何设想?”

    紫玫和古震脸色刹时就沉了下来了,刚才一直没有思考这方面,现在叶星的提起,才觉得自己得好好计划一下未来的行止。

    现在,两人估计宗门是回不去了,宗门的内奸是不会放过自己的,哪怕不能明着来,暗中的手段肯定层出不穷。

    但如果不回去揭发内奸,那么两个宗门迟早就被内奸所掌握,那也不是两人能接受的结果,只是两人没有任何的证据,根本不可能做任何的指控。

    北极冰原也不是可以长呆的地方,虽然两人修为足可以应付,但如果大唐大元再派高手前来,那么两人也是必死无疑的,两人的修为在金丹境不过是初级的水平,大唐大元有极多此等水平的修士。

    天下虽大,两人真要去什么地方,一般人还不能威胁到两人,只是修士需要各种资源,作为散修还真的不太行,尤其是他们是高级修士,需要的资源都是极为难得的。

    两人对望了一会儿,嘴唇不时的在动,应该是在传声入密的讨论,不时摇头又点头,很快两人同时点了点头,应当是两人达成了一致。

    叶星并不吭声,也没有去探听两人的谈话,只等两人最后的决定,因为两人需要思考良久,才能有结果的。

    古震看了看叶星的脸色,语带肯定的道,“我们想重回圣教,老祖应该不会放弃我们的,而且有圣教的保护,根本无人可以伤害到我们,内奸也没用。如不能重回圣教,我们就做散修了,那也没什么的”

    叶星根本没有想到竟是如此的结果,只以为两人是要成为散修的呢,他计划是劝两人加入萱月宗的,他脑子立时拼命的转起来,要想找到合适的理由,一定要劝服两人。

    叶星道,“我以为你们不适合返回圣教,两位想不想听一下我的分析?”

    紫玫道,“我们也是想过的,返回圣教确实不是很妥,只是一时也没什么好的去处。叶神医见识精深,肯定有一些我们想不到的见解,你请讲”

    叶星道,“据我的了解,对你们而言,圣教并没有什么合适的**和资源,否则当年也不会让你们加入别的宗门。你们是紫月宗和灵药门的长老,加入圣教,身份就很尴尬了,会引起两宗门与圣教的矛盾,如果内奸刻意挑拔,你们还落得不好,反倒成了两宗的叛徒”

    古震脸色也是阴郁起来,唉声叹气道,“我们如返回圣教,确实会引起两宗与圣教的很大的争执,对圣教来说,也是难以处理的”

    叶星道,“两位作为高级修士,其实名利倒是不在意的,只是这些事情会严重的干扰你们的修行。且两位需要*资源,不可能一直做散修的,总归得有宗门的协助,才能长久持续的进步”

    紫玫道长摇头道,“我两人自立一派也已经来不及了,也没有立足之地。况且,我有点不甘心,明知道内奸是谁,对方却可以长期逍遥,我们反倒成为丧家之犬。”

    叶星道,“我认为两位考虑一下,加入我们天星军,正如两位所知,天星军现在是天下第一,战力远在大唐、大元、南蛮三大帝国之上,你们要的*资源,不能说一定可以获得,但肯定是比你们自己去找容易得多。关键是,有天星军的战力,世上估计没有任何可以威胁你们,元婴境的高手也不行。”

    两人却没有说话,而是看着叶星,古震道,“叶神医在天星军是什么的存在?虽然猜测你是天星军背后的一个重要人物,但从未听说过你的职位”

    叶星想了想,微笑道,“我算是军师吧,也算是国师。”

    紫玫道长有点心动,望向药王古震,道,“不知我两人加入天星军有何作用?我们根本无法给天星军提供什么帮助”

    叶星道,“两位是金丹境高手,当然可以帮助到天星军的。天星军不过是一群平常人,隔个数十年,就得换一批人,要保持天星国的长期强大,稳定,就必须有大量可靠的*人,你们为天星军培养*人,而天星军则为两位提供所需的*资源。”

    叶星从自己的背上取下了灵器枪,拿在手上,道,“这是天星军的最新装备,可以对付金丹修士,有了这件灵器,你们足可以在天下纵横”,说完交到了古震的手上。

    两人都是大吃一惊,刚才叶星就是凭这件灵器,无声无息的杀了两个金丹修士,绝对是一件恐怖异常的东西,没想到叶星随意就交给自己。

    两人看叶星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根本不怕两人抢夺了灵器枪,也是极为钦佩其胆识,却不知,没有特制的灵晶弹,这件东西和一根铁棒也没什么区别。

    古震抚摸着仔细端详,确实是不同于他见过的天星军所用的火枪,明显的灵气十足,枪身表面刻画了数十个符文,古震对阵法也很研究,却完全不明,这灵器枪为何没有什么声响?

    紫玫道长道,“你这样的灵器和刚才那大唐修士那件火器有什么不同?”

    叶星从地上捡起了那支丢在一边的火器,对向侧面,扣了一下板机,嘣的一声,声音极响,而且子弹的速度也极快,相信以两人金丹境的高手也难以避开。

    叶星道,“我的是灵器枪是无声无息,他的只是火器,虽然也很危险,却远没有我的厉害。哦,对了,如果你有了我这个灵器,对上宗门的叛徒,可以暗中杀之,就是帮清除紫月宗的内奸,根本不必理什么证据。”

    紫玫道长脸色一喜,又黯然道,“不可能没有证据就杀了他们的,也找不到证据的,甚至他们可以污蔑我是圣教的卧底。”

    古震端详着灵器枪,轻声道,“很可能,他们就是以我们两人是圣教的人,所以要暗中放弃。圣教支持天星军,强迫八大势力放弃了世俗权力,实力大损,数十年间入不敷出,资源早就耗尽,又没得补充,已经让各势力反感之极了”

    叶星皱起了眉头,这确实是一个问题,自己一直以为不必与八大宗门打交道就可以了,现在看来还是不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