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人在栈里住下来,多方了解打听之下,对于这铁勒国也有了相当的了解,除了人的外貌,语言,文字不同之外,其实这边的社会制度也是迥然不同于东方的。

    此地的社会组织架构都是基于家族的,一切都是家族,所有人都隶属于某个家族,要么是家族的人,要么就是某个家族的奴隶。

    家族在其领地上有一切的权力,外人都不得干预,国家本质上就是数百大家族合起来的一个松散的组织,所谓国王,其实也就是一个最大的领主而已,但依然不能对各家族内部的事情指手画脚的。

    当然,其实各个家族还是相互联姻,组成了一个利益的共同体,没有太大的问题,对外还是可以共同合作的。

    铁勒国除了数百个大家族之外,就是数量巨大的小家族了,算是组成了铁勒国的平民阶层,小家族往往也有传承的,即使没落了,各人依然是家族为荣的。

    铁勒国的也就数百个小城镇,都是由一个大家族建立管理的,当然城内有数量最多的是平民,也有很多是做生意的外来者,至于其他的就是属于大家族的奴隶了。

    现在五人来的的库其纳镇,就是库其纳家族在其领地上建立的一个小城,这里离战场有点远,在附近数十小国也是偏僻之地,但是也因为长期远离了战争,此地相对就比较繁华了。

    叶星等人在库其纳镇上呆的几天就见到多个修士,是不是修士其实是很好认的,不同类型的修士有不同的服式标记,一眼就知道其是什么身份和地位。

    习武等级是这样的武士、武师、武王、武宗四阶,每一阶都有十二级,其他也差不多,如巫修也是分巫士,巫师、巫王,巫宗四阶,每一阶也都是十二级。

    在此地,不分*的种类,也可以统一叫修士。

    此地修士是以衣着来区分各自的等级和身份的,如穿绿长袍,右胸前一朵小红花就是一级医师,九朵小红花就是九级医师,据说十二级是最高级,医师主*丹、医术。

    黑长袍的是巫师,大约就是修真者,胸前是白色的小星,同样是十二等级,主修各种神秘的法术。

    紫长袍的是祭师,主要是主持宗教、祭祀,给人算命,主持各种各样的神秘事情,主要*的是咒语。

    除了这三大类修士外,还有各种各样非主流的修士,都有各自特定的服式,有些神秘黑暗的修士,必须是内行人才能知道他是什么修士。

    修士都有各自强大的工会组织,工会组织会给会员进行认证定级,他们的服式是有特定的材料制作,外人很难模仿,而且一般人真的不敢假扮,因为假冒者直接就是处死!

    修士的地位为什么高,就是因为只要能穿上特定的服式,就是成为人杰,所有人都会尊敬和膜拜。

    武士的地位就差一些,但武士也是受普通人尊重的,服式就是穿有毛皮短外褂,标记是小刀,一级就一把小刀,如果是九级武士以上,那都是极为厉害之人了。

    在极西之地,各行各业都有自己的行业组织,如同样的武士就有不同的行业组织,如猎人,佣兵,都是一样有组织的,必须考取了等级之后才能从事这个行业。

    五人穿上铁勒武士装束,在镇上就很平常了,虽然面容不同,但是这里是人口大杂汇的地方,各种面容之人都有,黑皮肤,白皮肤,绿皮肤,棕皮肤都有,黄皮肤还是主要颜色呢。

    数日之后,五人又来到另一个镇,也是了解越多越觉有意思,风土人情迥异的地域,让他们也算是开了眼界。

    才进入小镇,五人就被吸引了注意力了,在一个角落,一个卖艺人,他的身体能做出各种各样匪夷所思的动作和造型,审实、金七狼、波塞,紫璎四人,直接就被惊呆了。

    四人看得很新奇,也就暂不离开,不断的鼓掌,看表演的人是很多,却没有人给赏银。那人表演了一遍又一遍,观众都是看着却是很冷淡的,最后只有四人给了一些打赏。

    叶星的天符功也可以做出很多高难的动作,但似乎还不如此人的厉害,可见此人的柔功到了很高的境界,叶星也看得很有趣味。

    叶星脑海中却冒出一个词,瑜珈,但是记忆中瑜珈也不如此人那么的厉害,简直到奇迹之境了。

    叶星注意到此人的衣服上有七个花式的手型,大约是某个行业的标记,或者是某个家族的标记。

    叶星相问之下,才知道这是一种叫柔术的传承,不是铁勒本地的传承,来自南边大国,柔然帝国。

    五人暗暗点头,审实马上就上前套近乎了,前往柔然帝国,是此行的主要目标呢。

    审实的铁勒语训练的很不错了,说不上字正腔圆,也是比这个柔然来的武士还要流利得多了。

    柔然武士叫木易,姓阿里尔,是柔然的一个经商的大家族,来到铁勒做生意,在铁勒国北部被人抢了财物,一路卖艺来到此处,准备挣点路费回家。

    原来木易的家族是经商的大族,此次是送一批货物到铁勒国北部去,结果被人在途中劫掠了,随行仆人护卫都被杀了,只有他身怀武艺,逃跑了,现在是赶回家去报信。

    审实的交际能力是超强,很快就把木易的情况套的清清楚楚的。

    审实就说了,“我们五人是铁勒流浪武士,正打算去柔然见识一下,要不我们同行?”

    木易尴尬的道,“我现在身无分文,和你们同行,就不太好意思啊!”

    审实道,“要不这样,你教我们柔然的语言文字,我们包你的吃住,直接送到你家。”

    木易不能相信地看向审实,然后又一一看向其余四人,如此天上掉馅饼的事,太让人不可以想象了。

    叶星摇头道,“你跟着我们倒是没什么,反正是顺道的,但是不可能我们护着你一路吧?”

    木易立即说道,“要不这样,你们当是我请的佣兵,只是佣金是要到了我家,我才能给出”

    金七狼摇头道,“我觉得嘛,多一个人太麻烦了,还是我们自已走吧,路上可能还得遇到什么危险呢,到时候是我们自已走呢,还是要保护他呢?”

    波塞也摇头说道,“数千里路程呢,还要穿行几个国家,多一个外人太不方便了!”

    木易连忙说,“我没有银子,也请不起你们作佣兵。这样吧,我教你们柔术和柔然的语言文字。你们只须给点我吃的,路上顺便保护一下我就可以。回到柔然,我会给你们一大笔银子当是佣金!”

    叶星还是摇头道,“你的柔术是不错,我们也没想要学啊,而且你的柔术厉害吧,为什么会被人抢劫呢?可见打斗也没什么用处!”

    木易脸色红了,道,“其实是我还没有完全炼到家,只是七级,还有是那批劫匪人数太多,而且还有几个高手。但是我们木家的柔术是柔然国也是有名的流派,真正的柔术比之任何武技也不差的。”

    叶星说,“你为什么愿意教我们呢?不怕你家族长辈不同意?”

    木易说,“在柔然,会柔术之人比比皆是,各种流派数千种,即使我教了你们,只要不说出来,任何人其实也不知道你们学自哪里。”

    审实又踌躇了一会,才说道,“我同意了,你教我们柔术和语言,我们给你吃住,但到了柔然,你要给我们支付佣金!”

    木易看向叶星,金七狼、波塞三人,三人似乎不太愿意,踌躇了半天,还是点头表示同意了。

    紫璎却不满的说道,“我适合*柔术吗?总不能我什么也得不到吧!白白跟了一路!”

    木易忙说,“柔术非常适合女子!在柔然,所有的女子从小就锻炼柔术,真实的柔术高手往往是女子,那些高级的武师,修士更是其中的柔术高手。”

    叶星道,“哦,柔术那么多人*,其实是有什么用呢?我只当是卖艺杂技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