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之后,叶星已经从书中学会了更多的东西,不全是书本身的内容,而是《星书》所包含的哲理,以及其所传达的天地人合一的观念。

    叶星认定《星书》应是来自上古之修真之术的一种流派,与东方流传的修真之术有相近之处,却迥异于本地的巫修之术,这说明,很可能上古之时,东西方的交流其实是蛮多的,并不是地理所隔的十多万里的遥远。

    叶星另外还总结了整书的所有内容,挑出了几个核心要研究的要点,如星图,星盘制作等,这是他迫切想知道的,当然也不是说就得马上,但列为重点方向了。

    把内容重新的整理提取,忽略有些神秘不解之语,叶星认定此《星书》应该是达鲁祖师所冒写,并不很完整和系统,但仍可视为星占学上古集大成者。

    《星书》讲述天文、地理、人三者之间的相互关系,共计五大部分,虽然不够详细,但真的非常的博大高深,任何一部分要精研学好,都是要穷尽一生的。

    第一部分,集中讲述日、月、星的运动规律以及天空中主要恒星位置等数理天文学知识,里面就详细介绍了上古星图的构成与排算方法,星盘的制作和使用技艺,这是任何一个入流的星占师都必须掌握的核心技能,即观天之法。

    第二部分,讲述大地、高山、江河、湖泊、海洋的形成,以及相关的运动规律,以及这些自然环境对人的影响,其中蕴含的气息,灵气,就与附近居住之人,有密切的关系,此谓观地之法。

    第三部分,讲述一些理论基础和原则,论证日、月、星的运动,可以通过季节变换、灵气的潮汐涨落来直接影响大地、高山、江河、湖泊、海洋的水土、气象运动,从而影响人的生活,和其生物的生存,此为观象之法。

    第四部分,讲述的则是,天地自然的变化,与国家、民族和个人的关系,可以预测国家,民族,个人的未来,或者反过来,个人对民族,国家,自然的影响,以及个人面相,气色相关的知识,此是观人之法。

    第五部分,谈的是个人的出生年、月、日、时辰对应着星空的相互关系,通过一些精确的推算,可以推测个人的未来,这里最关键的是有精确的出生时刻,配合当时的天地自然,可以达到对个人的推测,此为占算之术。

    卡努的笔记则是很厚的一大本,内容就比较的杂乱了,有对传承的理解,更多的是记述自己应对各种问题的破解之道,如治病,改风水,改国运,定星,定位等等的应用实例,都是一些杂记;如,那天求解母病,就是察看探知气息,断定巫蛊之术,然后给予破解之法。

    卡努的笔记中的很多记述,都有一些神秘的色彩,在叶星看来都是极为有趣的,他就当是故事书了,并不反感,也不会太在意,有些处理方法有效,但卡努说法未必就对。

    从卡努的笔记中,叶星了解到,星占之学在极西之地是极有市场的,流派极多,都说源自上古时代的《星书》,在日常生活中有重大的影响,上到帝国大事,小到民间琐事,都有占卜的传统。

    星占师在柔然,不,在整个大的极西之地区域的所有国家之内,都相当的有地位,在柔然虽比不得巫神教的大巫师,巫宗,但也是比较重要的一类修士。

    星占师的工作,总结起来也分几种类型,看来也真的很重要的,直接影响着生活的方方面面。

    第一种类型专门根据星象来预卜各种军国大事,诸如战争胜负、年成丰歉、水旱灾害、帝王安危之类,这类人相当于帝王的助手,就是国师、军师的地位,为国主提供决策依据的。

    此类星占术用作占卜对象的天象范围颇广,除了日、月运行及交蚀,还有恒星、行星、彗星、流星、陨星的运行,还包括风,霜,雨,雪,雷,电,冰雹等大气现象都包括在内。

    第二种类型是专门根据一个人出生时刻的天象来预言其人一生命运,或者一时的吉凶,此类星占术,主要是民间的应用了,卡努就是这么一个流浪的星占师。

    第三种类型,就是星占医学,对人体的诊断、施治乃至草药的采集、备制等,也会配合多种的巫术,做一些超越人理解范围的神秘之事,如驱鬼之类的。

    除了学识和训练各种观天,观象,观人的技艺之外,还有传承的*心法,可以引导自身的对于天、地、人的感悟,其实也是一套有用的自我认知方式,说起来,正是叶星现阶段所需要的。

    进阶到了金丹境,叶星已经发现,所谓的具体*已经不太重要了,因为心境的培育和修为的增进是关联的,对于自然和自身的认识,才是提高个人修为的途径。

    叶星推测,理论上来说,通过解析出生星图等,进行一场有关生活、工作、家庭、关系、面临挑战、个人成长、灵魂使命预测,对于锻炼心境,提供解决问题预测个人的未来走向与趋势,都有极大的帮助。

    不管对与不对,准与不准,实在是一门高深之极的学问。

    得到这门星学传承,叶星觉得自己再次行大运了,正是自己需要的东西,他马上就联想到其有巨大的实质性用途。

    也就是说,星占术在一定程度上指引叶星去看见,去接纳,去融入这个世界,而不是去改变和创造,当然,掌握规律之后,要不要去创新,也是由得自己来决定。

    对于接受了远超越这个时代的科学教育的叶星来说,也不会全盘否定,更不会不加思索的接受,这些都是要花费时间慢慢去揣摩辨析的,倒也不必急于一时。

    又呆坐无名小山七天之后,叶星长身而起,收拾好一切,继续自己的行程,依然是自由自在的行走,每日里就是吃喝玩乐。

    但那个不受叶星自控的超级智能,却在不断的分析,计算,模拟,推导着《星书》的细节,每每有所得,叶星也会马上用笔记录下来。

    叶星发觉,给自己的那个不受控的超级大脑一个任务之后,自己只需等着结论即可了,实在太美妙了,只是很耗费真气,进阶后的灵气,似乎也能让超级智能支持更久了。

    又是整一个月,四十多天后,叶星才接近了圣明城,觉得自己状态好极了,轻松休闲行走,自得其乐,真是最好的调心方式。

    其实圣明城并不太远,以他的修为是并不必花费如此长的时间,但叶星得到了《星书》,有了深入研习的心思,每每就放慢了脚步。

    在超级智能的分析之下,叶星在星学方面的学识进展极快,尤其是*的推理能力,可以说,尤其是各类的心算推理,已经超过了师兄卡努的水平了。

    现在他需要的是实践,一路之上,他不停的观天,观地,观人,不断的积累经验,其实凭他厉害的神识,远比师兄卡努看得更精细,他占算之术,也飞速的进步之中。

    更关键的是他重新推衍的计算公式,非常的简便准确,速度更是夸张,手指挥动几下,不过那只是掩饰,其实超级智能,早就得出了结论了。

    沿途不断的分析山形地势,还有尝试占算走过身边的路人进行推算,虽然不知道准与不准,但通过快速的计算,都可以有了预见的感触,这种实在超越了神识的能力,就象是第六灵感,有一种直觉而来的感觉。

    也就是一个月的时间,叶星觉得自己已经有些入门了,剩下的就是时间和经验的积累了,这种对复杂事情的预见性的直觉,实在是有点神妙了。

    也许其实并不是什么直觉,而应该是根据所观察的事物的外观景像和气息,应用超级智能推理出来的新公式,快速计算出来的一个可能性最大的结果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