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后的几天,叶星就像暴发户一样,放肆的天天出入各种高级场所,吃着美食,欣赏美色,实在太惬意了。

    现在远离故土,远离家人,*有成,年少多金,又没有任何的约束,适度享受一下富贵生活,想来也是应该的,真的很不错!

    也不过十来天,叶星就把圣明城的最高级的会所,全部逛了个遍,认识了很多的俊男美女,也挥金如土的花费巨万,让自己得到了极大极大的物质精神生活的满足,他也成了城中最新最暴的一个*。

    叶星抛开一切约束的的花花生活,认为自己不过是一种心境调节,并没有真的就要做一个放荡不羁的浪人,至于心境如何调节就没有任何的感觉了,但真的很放松,有钱随便花的感觉挺美好的。

    除了女人不能乱搞之外,那是他的道德不允许,其他的都不在意,放型浪骇,也肆意胡来,不用神识,他大赌特赌,输了不少的银子,也参与修士们的赌局,挥霍了不少的灵石。

    连续大量密集的此类活动,让叶星的心态稳定了下来,是真的彻底放松了,长期闭关造成的那种枯燥和寂寞,排空一切,修行中的那种与世隔绝、了无趣味的感觉,好象消失了。

    前生是个半人半机器,现在又在此世上过了六十年规矩枯寂的生活,实话说,要不是一直很多的事务牵扯,叶星早就一个独闯天下,来去自由了。

    从内心来讲,任何人都不喜欢那种长久的枯燥的生活,叶星本性沉稳,但真的过够了那种远离人群的闭关生活了。

    此等的放浪胡来,放肆挥霍,同时也是结交一下各方修士的机会,要知道能住在这里,自然也得是修为不差的人,修为不差的人的背后,当然也是有支撑的势力。

    以叶星年纪二十,修为是十二级大武师的水平,绝对是年轻一代中的天才,和那些天之骄子的交流切磋中,叶星学不到什么,但得到了一个贵族圈的人脉。

    天天出入各种高级场所,叶星偶然被人带入京城的贵族子弟圈,当叶星表现出十二级大武师和柔然大族之一的阿里尔家族亲属的身份后,也很快就被人认可了。

    此圈子虽然多数是圣明城中的纨绔子弟,也算是各家族的比较重要的人物,属于二流的,但他们从小在圣明城一块长大,圈子内部都蛮团结的。

    叶星能加入其中,有部分原因,是其大方之极的奢侈和阿里尔家族的亲属的身份,也有其年轻厉害的身手,当然关键还是圈中大佬阿里汉的极力推荐。

    阿里汉只有二十三岁,武道修为刚突破十一级大武师,是年轻一代的第一剑术高手,还是圣明城城卫军的一个小统领。

    在一个酒会场合,阿里汉见叶星大武师打扮,就要求叶星交手切磋,叶星现在多张狂,当然是没有任何的留手,只是几招,就打得阿里汉心服口服,几杯酒之后,两人也就趣味相投了。

    小圈子中还都是厉害之极的年轻人,除了穆泽家族的阿里汉,另一个是出自皇族的莉婼郡主,还有十几个也都是*有成的,大家族的子弟,无论男女,其实从小就受严格训练,其实并没有谁就是废物,相反,一个个都相当的出色。

    莉婼郡主的年纪才十八,柔术已是小成,身体可以做出不可思议的各种造形,武艺修为是八级大武师,还同时是一名五级巫师,掌握多种高深巫术,据说是皇族中年轻一代的高手之一。

    小群体有二十多个人物,隔上几天就会有一个聚会,虽然每次都有不同的人物出现,莉婼和阿里汉也没有次次出现,连续几次相见后,也就熟络了。

    每次聚会,叶星都被众人抢着来挑战,轻狂的叶星,剑术高明,来者不拒,长剑挥动,全都几招之内,就能制住了他们,没一人是他的敌手,虽然嚣张,但也让众人认可这个年轻高手。

    在阿里汉的私人庄园里,莉婼和一帮美女,把叶星围了起来,一位美女道,“叶星,老听你说游历了许多地方,你有没有去过东方?”

    叶星张狂大口喝了一口酒,道,“这几年,我游历了数十个国家,没有去过东方,但与数十位东方来的人有过交往,比你们知道多一些,我的铁勒语可是极为流利的”

    莉婼道,“铁勒与那个大元打了数十年战争了,一直胶灼,没什么大的变化。据说,最近大元军队有了新的装备,威力非常强大,传闻武宗、巫宗在其面前都不堪一击”

    众人都哗了的一声,都道,“不会吧?!武宗、巫宗都抵挡不了,那战场上,普通修士还有什么用?”

    阿里汉也道,“我也听说了,新装备叫火枪和火炮,出自东方的天星国,威力极大,已经改变了战争形态了,一枪就致命,一炮就毁城墙,任何高手也没用”

    叶星点头严肃道,“确实如此,你们在座的任何一个人,对上一个拿火枪的普通士兵,绝对躲不开火枪的射击,你们身上的装甲也抵挡不了”

    莉婼不信道,“你又没见过,你凭什么认定火枪如此可怕?”

    叶星取出了一张照片,道,“这是东方的最新发明,叫照片,上面画的是射击现场的真实记录,比精工画还要清晰,我高价买来的”,是试验枪支的照片,数百丈外,一枪把厚厚的铁板打穿。

    阿里汉一把抢过来仔细看,其他人也围过来,大家惊叹的是照片,世上竟然有如此逼真的图画,一个个伸手去摸,根本没有人在意其画面的内容。

    半天之后,众人才又从照片的内容,看出了火枪的可怕,几寸厚铁板都打穿了,一个个目瞪口呆了,刹时也都无言了,可以肯定,自己身上的昂贵护甲根本不顶用。

    众人倒没有怀疑其真实性,阿里汉问道,“不知道,射击的速度与弓箭相比如何?”

    叶星道,“听说速度是弓箭的五十倍以上,任何轻功高手都避不开的”

    众人不信,高声嚷道,“速度是弓箭的五十倍,绝不可能!顶多比弓箭快些罢了”

    叶星作了停止的手势,轻蔑道,“就说,你们确定自己可以避开弓箭?”,众人刹时无语了,事实上,这里没有人敢说自己可以避开弓箭的射击。

    良久之后,莉婼才又道,“叶星,你还有没有别的照片?”

    叶星在自己的储物袋中,摸索了一会,又取出几张照片,是天星国的风景照片,珍惜之极的道,“这是我高价从别人处购买的,听说是东方的风景”

    莉婼全部抢了过去,仔细的端详起来,众人又一次围观起来,赞叹声响起,任何高明画家都绝对画不出来的,和真的一样啊。

    见几女同伴要抢照片,莉婼立即圆眼一瞪,一张也不松手,只让别人看,却是手紧拽不放,根本就当是自己的了。

    见不太可能从莉婼手上分得一张,一位美女直接牵住了叶星的手,撒娇的道,“叶星,你还买了什么东方的玩意,一次性拿出来,让我们开开眼界吧”

    叶星点点头,把储物袋打开,取出了好几样天星国出产的日常用品,牙膏、牙刷之类的十数件小物品放在了桌子上,这次,没等叶星介绍,众女一拥而上,全抢了。

    本来叶星还想说一下其功用,结果根本没有人听,众女一个个藏在自己身上,再也不肯拿出来了,其实都是叶星日常在用的。

    众男也不干了,抢过叶星的储物袋,打开一瞄,里面就剩下几件叶星换洗衣服和几大叠的银票和少量的高级灵石,众男也高声大叫道,“都分了吧!”

    叶星一把夺回储物袋,高声嚷道,“想抢劫!没门!”,众人大笑。

    接下来,又是例牌的节目,众人嘻嘻哈哈的吃、喝、赌,闹到深夜,叶星没有用自己的神识,又输掉一大叠银票,才有些脚步浮动走向贵宾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