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精彩绝伦的场面,让叶星也不禁有些愕然失笑,果然是开放的国度!

    相对于叶星的失笑,莫斯利和阿里汉则是一脸的坦然,更没有半分的迷醉,对于他们来说太平常了。

    只是叶星早就感觉到,有一道弱弱的神识,不时的扫向自己,说不上有恶意,但显然也不是什么善意。

    叶星不动声色,马上就遁迹反向查去,对方竟立即收回,其神识在数个人身上连续的跳跃了几次,让叶星无从定位,且对方的神识痕迹随即消失无踪了,果然还是个高手中高手。

    叶星表面无任何情绪变化,但内心却是冷冷的,他不必去猜,也不必去跟踪了,对方一定就是今天晚上的主角,莫斯利!

    被人神识扫描,已经经历无数次了,别人根本无法看穿他的真实修为,但为了配合他的十二级武师的高手身份,还是要表现出相当厉害,用神识反查也只是装模作样的。

    事实上,如果叶星不是个神识修为的高手,根本无法感应到对方的极微弱的神识扫描,更不可能反向去搜查,之所以这么做,其实是给莫斯利一个警告。

    倒不是叶星真的追踪到了莫斯利,而是推理出来的,莫斯利一出现,他就用上占星之术,很快就判定,莫斯利也是一个命运不可测者,不管是天生的,还是有高手遮盖了其命轮,这不重要,关键是叶星已经对其留心了。

    那一丝微弱神识在多个人身上跳跃之时,叶星就知道了就是莫斯利,事实上,此处数百人修为就数他最高,且只有莫斯利与自己有暗中的争执。

    可以肯定,叶星与莉莎公主交易的事,一直在莫斯利的监视之下,知道自己与莉莎公主多次相见,立即从远处返回来,是来解决自己的。

    叶星也想通了,阿里汉邀请自己参加这个宴会,其实是莫斯利在背后指使的,当然,阿里汉可能并不知道内幕的。

    莫斯利对阿里汉招了招手,让他过到身边来,在其耳边说了几句话,指了指叶星的方向。

    阿里汉把叶星的来历说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走到叶星身边,说,“叶兄,莫斯利大人想认识一下你,你要过去吗?”

    叶星若无其事的点了点头,拿起了酒杯,跟在阿里汉的后面,走向莫斯利。

    叶星走到莫斯利桌前,微笑道,“我叫叶星,来自外地,有幸认识天下第一天才,有幸有幸!”

    叶星表现出是一个十二级的武师,年纪才二十,可以说也是极天才的人物了。

    莫斯利仔细端详了一下叶星,点了点头,淡淡的道,“很不错!你确实是一位少年天才!怪不得,能得莉莎公主赏识!果然不错!”

    声音不大,说到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吐字就有点重了,周围的人先是一怔,附近刹时就寂静下来了,当然其他地方没有任何影响,依旧热闹非常。

    叶星哂然一笑,摇了摇头,“我来自一个偏僻之地的乡巴佬,不值一提!不会也不能去高攀的,谈不上什么赏识,只是与公主相互交换了一下学识见解罢了!”

    没有任何情绪变化,莫斯利依旧淡淡的道,“听说你是剑术高手,没想到神识修为也不差,是巫武双修吧”

    叶星笑道,“我修为低下,刚刚一道神识来扫我,反查却没有追到,对方应是是个贼子,想偷了我的东西,除了一把长剑,我其实一无所有的”

    莫斯利哈哈一笑,却是忽的闭口不语了,然后目光转向舞台,不再理会叶星,意思是把叶星晾在那里了。

    叶星失笑了,此人的所谓风度,其实也有限的很,于是抿了一小口酒,又举了一下酒杯,施施然的转身返回自己的座位,根本没有半分难受之色。

    还没有坐下,叶星的耳中却传来了一句冷冷的话,“莉莎的一举一动全在我的掌握之中,如果不是发现你只是和她在谈学识,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吗?”

    叶星表面没有任何变化,内心却是默然,原来这家伙心思深沉,早把公主当作自己的禁脔,可能早就收买了公主身边的侍卫侍女,一直监视着公主。

    莫斯利也承认叶星的话,公主不会看上叶星,但叶星的优秀,依然让他觉得不爽,匆匆远方赶回来搞了这么一个宴会,借此亲眼看一下此人,本来就是警告的意味。

    等一看到叶星,风度,外貌,学识,修为都确实杰出,这倒让莫斯利自觉不能失了风度,但还是忍不住传音给叶星,让叶星知难而退,表面上依然保持着自己高大的形象。

    弄了这么一个精彩宴会,莫斯利只是想对叶星说这么一句,气度不小,心眼却也不大。

    叶星认定自己的修为在莫斯利之上,对于他的话,真得很无语,也真的不以为然,拿着酒杯慢慢的抿着,淡然的看着舞台上的那些精彩*表演。

    叶星可以肯定,接下来几天,如果自己再次出现在公主府,一定会引来莫斯利直接攻击。

    但叶星是真的不在乎,除非是巫宗出手,别的在他的看来蝼蚁一样,犯到自己手上,那怕莫斯利再天才也只有死。

    宴会进行了大半,叶星趁着众人盯着舞台的时候,身形一闪,就消失了,也不与阿里汉打招呼了。

    待得身边众人再回头时,叶星早就不知去向了。

    莫斯利其实也没再关注叶星,但当发现叶星不知何时消失了的时候,眼中阴茫闪烁,心中的怒火就点燃了。

    他认定,叶星完全不给他面子,这是极为严重的挑衅,这个乡巴佬是要找死了!

    回到贵宾楼,叶星发动了自己加设的防护阵,稍微作了一下休息,酒气散尽,精神恢复过来后,才端坐*。

    零晨,叶星还在端坐静修之中,忽得睁开了眼睛,他的神识感觉到了极其轻微之极的触动,是他设置的隔绝阵受到了入侵了,是从地下传来了的。

    叶星知道,有人要向自己下手了,马上集中神识盯向了地下,只见一只极小极小的飞虫,毫无气息,却正在蚕食防护罩,竟然是一只啃噬灵气的灵虫。

    半响之后,小灵虫在防护罩啃出了一个小洞,钻了进来,钻出了地面,然后悄无声息的飞向叶星。

    伸出手掌,叶星掌心多了一玻璃小瓶,迎头罩向灵虫,把灵虫禁锢在小瓶中,然后迅速盖上透明的盖子。

    黑暗中,叶星神识探入其中,小灵虫竟极为凶猛,在里面乱飞,乱啃,不停的撞击瓶壁,显然其并不能啃食玻璃。

    叶星还是取出强光电筒来仔细观察,在强光下,此小虫立即就呆滞了,应该是一种怕光的虫子。

    小虫子个头极小,只有半个芝麻大小,噬形的口器张开,三对大小不一透明翅,外形极度丑陋凶残,但又极有灵性。

    叶星展开神识探入分析,从小虫子中分辨出了一个人的气息,那怕极弱极弱的气息,还就是宴会中扫描自己的那股气息,对了,应是莫斯利的气息。

    不清楚此小虫有什么用,大约还是可以猜到的,估计就是蛊虫了,蛊虫钻入了自己的身体,可以向母虫传递信息,甚至进入自己的丹田和识海,以自己的灵气为食,然后随时发作。

    叶星没有接触过此类东西,但来到了极西之地,相关的知识还是看了不少的,尤其修行巫术之后,对于千奇百怪的巫术更是了解了其中的可怕。

    使用有灵性蛊虫显然是巫蛊术中的高级货色,此灵蛊是有轻微灵智,绝对是稀有的品种,远不是一般的可比。

    叶星马上施行修真御灵术,果然凭远比对方高深的神识修为,以一丝神识侵入灵蛊的神识之中,立即写入自己的神识标记,并控制了灵蛊认主听命,但并没有驱除莫斯利的气息。

    叶星打开瓶盖,放走灵蛊,让其飞了回去,一丝神识跟随灵蛊返回了母蛊所在地方,立即也控制了母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