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响之后,莫斯利又道,“现今女皇陛下才150多岁,传位给皇长女,再到莉莎,那也得是百年之后呢”

    老者冷哼,“你等得了百年?我会推动加快传位。如今你的修为远在莉莎之上,用点手段拿下,不要留下痕迹,皇族两老怪的修为不在我之下”

    莫斯利道,“皇家学院中就没有更好的皇族人选吗?从小培养,也许比拿下神魂定型的莉莎更容易,我观莉莎对皇位并没有强烈的*”

    老者道,“是还有人选,但皇族的老怪一直盯着,且我已没有时间可以长等了。莉莎的资质出众,年纪也较长,未来继位的可能最大”

    莫斯利道,“是!我会用尽办法的,只要种下了同心蛊,这事就成功了九成”

    老者道,“和你家的老家伙商量一下,尽快掌管全部军队。我走了,不要来找我,我会适当的时候出现”

    叶星耐着性子听完了所有录音,直到那个*没电,传不来信息为止。

    估算了一下时长,这个谈话应该发生在三天之前,莫斯利及其师傅对莉莎,柔然皇族显然不怀好意,叶星其实不关心,柔然与他没有关系。

    叶星想知道的是,莫斯利为何对着他出手,没有答案,但也从中更加的认定,莫斯利确是一个可怕的人。

    不敢用神识联系那个母蛊,莫斯利当时不在母蛊附近,叶星得以强行控制,如果莫斯利清醒状态,绝不可能的。

    现在莫斯利应该是认定自己早就远离了圣明城,也可能已经无数次催动蛊虫要夺自己精魄了。

    叶星反复思考了半天,决定还是要通报一下莉莎公主,此女为人不错,如果以皇孙之尊都要落入对方陷阱,实在令人可惜。

    深夜时分,叶星化装成醉汉在公主府附近出现,观察半响之后,发现附近果然有人在监控,且是两批,应该是有暗中保护的,也有不怀好意的。

    来到了一个偏僻之处,叶星使用了修真的土遁术,潜到公主府的地下,地下也有防护禁制,但没有禁止神识。

    叶星用神识探向莉莎公主,刚好莉莎公主*完毕,正在收功,叶星一道神识意念传出,内容很少的几个字,“我是叶星,有重要的事,要传给你”

    莉莎公主呆滞了,很快,她的意念传入叶星的大脑,“你传吧,我放开神识了”

    叶星整理了一下思路,把听到的内容,用意念传给莉莎公主,最后道,“我这次是真的离开了”

    叶星正准备离开,莉莎公主意念传来,“你在哪?我去找你,有重要的事问你”

    叶星想想道,意念道,“不必了,我们就此别过了”

    莉莎公主再次意念传来,“我可以再传你一个巫术,甚至可以是巫修的传承*,请你一定相信我”

    叶星想了想,意念道,“你打开地下的禁制,不要影响到任何人”

    很快,莉莎公主解除练功房的地下禁制,叶星从地下钻了出来,莉莎公主并没有意外,地行术,对高级巫修来说,也是可以办到的,当然也得要有土灵资质的人才有可能修行成功。

    莉莎公主又恢复了禁制,还启动隔绝神识的禁制,才问道,“先生,你如何知道那事?”

    叶星观察了一下,挥手又布置了一下隔音阵,才取出了录音机,打开,很快就跳到了莫斯利与其师傅谈话那一段,莉莎公主专注的听了一遍,最后长吁了一口气。

    莉莎公主惊叹,“没想到他们启动了隔绝阵的谈话,还被你窃听到,还能用办法保留下来,你这是什么神器,实在厉害”

    叶星道,“对方的隔绝阵如你设置的一样,监视四周,却根本没有理会地下和头顶上方,我的*就在屋顶上方,神识对无气息的东西是无感的”

    莉莎公主惊道,“世上竟然有如此的神器?!太可怕了,幸好我们是朋友”

    叶星微微笑了笑,道,“我们虽是交易,也算是朋友吧,你说要传我巫修传承,你不怕你师傅责怪吗?”

    莉莎公主道,“你我两人的意念能极好的相通,就说明,你是最合适的传承者,我传你并不是坏事,*可能更高兴。我不是要你认师,当是我代师收的徒弟吧”

    叶星奇道,“真可以这样?”

    莉莎公主微笑道,“可以的,师弟,我最终也要把传承传下去的,传给你是完全可以的,你只需日后也找一个传人,不让我们这一派传承断绝就可以了”

    接下来,连续七天,叶星就呆在莉莎公主的练功房,两人没有吃任何东西,由莉莎意念传递,名为银月的巫修流派*。

    银月是星空中六个月亮的最大最明亮的那个月亮,也是日、月、星三类星空物为主神的流派中,排名第二的巫修传承。

    每一个巫修流派都有自己的主神,膜拜主神,从主神中吸取无限的灵气,从而壮大自己的修为,就像东方的五行之气修行一样,只不是巫修不全是五行之修行,种类多如牛毛,有些是神秘的鬼修,恶心的尸修。

    银月流派的*,就是以吸收传说中最强月神,银月神的灵气为主,配合特定的灵药,灵石*,最后能突破人身的极限,成就大巫宗的话,与东方的元婴修士一样,可以毁天灭地。

    叶星把莉莎公主的意念传承,进行了最详细的复述之后,就当着莉莎的面,进行了入门的*,七天,叶星就入门了。

    叶星把新推衍的拟人术的扩展拟物术,都传给了莉莎,莉莎无限惊叹叶星的天才,短短时间,就修成拟人术,还有扩展,她相信,用不了几年,银月传承,叶星就可以超级自己。

    莉莎道,“莫斯利的传承是金日流派,其*在同阶之中,会略高一筹,但是以你的天才,二十年之后,你一定可以超级他,现在最好不要招惹他”

    叶星点头笑了笑,事实上,他是金丹境修真者,现在就已经在莫斯利之上了,如果他不再找麻烦,不必理他,如果他不知死活,那么绝对可以杀他于无形。

    叶星道,“那对师徒居心不良,你们皇族还是小心点吧”

    莉莎道,“我皇族坐上此位五千年,经历了无数的阴谋诡计,利萨家族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放心,我会提醒老祖的”

    最后,叶星把自己的来历,简单的也和莉莎说了一下,莉莎眼睛亮了起来,道,“天星国,我没听说过了,东方竟有比那个大唐还厉害的国度,实在太令人吃惊了”

    叶星道,“不敢说,天星国天下第一,如今的大唐不出动最高级的元婴修士,绝无可能是天星国的对手,且经济上,更是不及天星国的十分之一,柔然也不及天星国二十分一”

    莉莎公主睁大了杏眼,面露震惊,道,“真的?”,叶星点了点头。

    隔了一会,莉莎公主才道,“师弟,你马上离开圣城了,远离这里,最好返回东方!莫斯利的巫术远在我之上!他如果要以巫术害你,有无穷的手段!”

    叶星笑了笑,意念力发动,莉莎公主前面的一个香炉,在慢慢的压扁压扁,然后变成一段一段,叶星手一招,全部落到右手中,轻轻一握,然后是变成粉末,从叶星的指间落下,堆在桌面上。

    莉莎公主先是愕然,再是惊恐,然后是迷惑,她说道,“以师弟的天纵之资,绝世修为,确实不用怕任何人!但你为什么要向我学巫术?”

    叶星道,“公主,我确实完全不懂巫术,到此完全是游历,看到巫师的神秘,想趁此机会研习一下而己”

    莉莎公主怔怔的盯着叶星,停了好一会,才道,“我明白了!你能告诉我你的真名吗?”

    叶星说道,“我真名就是叶星!只是在天星国也是无名之人!”

    莉莎公主看着叶星,如此天才的人物竟然如此的低调,那是为什么呢?

    莉莎公主拼命的摇了摇头,她想不通,叶星难道有什么阴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