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借用掌握的星学知识,对各处的阵法再次进行了升级,全部换上了最新设置,关键部位还是极品灵石,以及星空聚能阵来驱动的。

    在附近的山头安装的远程监控,以及最新的自动扫描雷达,数百里的范围,基本上可以一目了然;

    有两位金丹境的太上长老,又有四只飞鹰的不时巡视,安全其实是没问题的。

    萱月宗有最先进的各种作战装备,数百里范围内也是由最先进的计算机在监控和管理着,看起来极为先进;

    但一切还是得要人来控制的,而人是最复杂的。

    天星国也是如此,如今看起来蒸蒸日上,风光无限,但多年前,叶星就发现了自己众多的兄弟及其第二代完全垄断了政权和经济,已经成为了权贵阶层,新的既得利益者;

    仅仅四十年就开始了阶层固化,且变得认为理所当然了。

    如果不是自己还有唐杜两人的不时警告,他们都很可能早就做出各种违法的事来了;

    前面数十年自己没有好好的想过其中问题,六年前,再次发现的时候,已经积重难返了。

    叶星如今唯一还满意的就是,天星国推动工业科技和文化教育的方针,还是很好的得到尊重执行,依然在高速的发展之中;

    他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后还是可以改变的。

    当时,他决定让“夜鹰”来处理这些事,但显然,还是不足够的;

    必须在制度有所创新才行,改变人的认知才是办法。

    其实人也是最不可靠的,位移气易,许多人已经忘记了当年的初衷,尤其是他们的子孙们,已经根本不同了。

    现在国强民富,很多的矛盾掩盖起来了,但并没有什么实质性改变,只是藏得更深罢了,不断积累下去,总有一天会爆发的。

    尤其是随着人的知识,见识扩大后,想法就会变的,就会不满足于现状了。

    现在大唐及邻近各国的年轻一代,就极度爱羡天星国,己成为潮流,未来会发生什么,真不好说。

    就如八大宗门之事,现在也不过是暂时平息而已,以后还是会在各样比较中,逐渐变得不满的;

    人性是很复杂的,无论如今多好,日后肯定还会再次积蓄不满的。

    而无数的对天星国仇视的势力,一直在虎视眈眈,只等着机会呢。

    其实这很正常的,任何制度都不可能是完美的,必须时时的自我革新。

    也许又有一天,在叶星以后长达数百年的生命里,自己就看不下去,就得重新的再造一个新的制度,此事极有可能会发生的。

    如今,叶星的想法有了改变,与其日后反复如此,不如寻找一个彻底的新的模式,这是游历多国后所感悟的。

    叶星行走了上百个国家,如上前生的认知,虽不说都有深刻的了解,但是也明白的。

    人与人之间,阶层之间,种族之间,国家之间,之所以不断的有阴谋争斗,有战争杀戮,还是资源不足,或者讲是资源分配问题。

    那怕是看起来是世外高人的修真者,为了些许的*资源,一样的没有人性,一样的你死我活,一切的一切,都是生物的天性。

    这是永远无法解决的,存在于所有生物的本能之中的;

    叶星之所以穿越来到此世界,还不是前生的地球资源缺乏了,要去域外求存吗。

    天星国如今人口翻倍的爆长,终有一天,也会因为内在的资源不足而自乱的,只能再次与周边的国家战争,这几乎是肯定要发生的。

    天星国进行工业化,实质上是在用各种低成本的工业品在掠夺周边的国家的资源;

    当然,没有多少人明白这个事实,叶星却是明白知道的。

    世上也不是只有叶星一个人明白的,万年帝国的大唐,南蛮,大元的有无数饱学有识之士,迟早也会明白过来,那么接下来,战争就会不可避免了。

    叶星决定重新大规模的培养新的*人,其实也是叶星回想起了地球的事情;

    科技是极大的发展了,但绝大多数的人,却活得相对的更差了,因为资源永远都是有限的,科技一定程度上加剧这种不均。

    所谓百年树人,改变人的认识,其实百年是不够的,但叶星进阶到了金丹境,理论上,有400年的漫长生命,倒也不急于求成的;

    经过数代人的影响,也许可以改变一些,当然一个天星国能做的还是有限的。

    叶星和三位妻子谈起了这些事,秦静萱,秦馨月也是长时间的沉默;

    当年她们也是一起奋斗的,推翻宋家的统治,建立全新的制度,建立起繁荣的天星国,也不过短短的四十年,就走样了。

    秦静萱叹道,“我没有了解过问天星国的具体的事情,想不到,如今慢慢变了样子”

    “人,真的太复杂,我们当年的追求的人人平等、人人均富的社会就是不可能的吗?”

    秦馨月道,“夫君,你的影响力也不能扭转吗?”

    叶星摇头道,“那怕我来做皇帝也是一样的,那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大群人,任何人都是为自己的利益服务的,这本身没问题,只是不能太过分”

    叶莉则道,“天星国的人民如今极为富裕,还正在蓬勃发展,问题当然有,但没有关系,慢慢的调整就是了”

    叶星摆了摆手,道,“既得利益之人,是不会放弃自己的利益的,说到底,还是眼光太局限了”

    “我鼓励天星国的人向外发展,向外看,就是要引导他们不在国内争利。”

    秦馨月道,“天星国的繁荣,其实暗中是损害加别人的经济利益,别国显然是不会允许的,以后战争少不的了”

    三人都点头,叶星道,“所以,我才如此担心,如果大唐、大元还有南蛮,联合一起全力来攻,现在他们都有了我们枪支武器了”

    “实话说,天星国将很麻烦,我们还只是更先进一些罢了”

    叶莉道,“其他各国还没有飞机,没有空军,天星国还是可以完全压制的。”

    “研制之中的远程战机,可以拒敌于境外,我觉得没什么好担心的”

    叶星道,“任何武器都是要人操控的,人性太复杂了”

    “现在重新培养一批又一批忠诚的,有开拓眼光的人才,还要掌握先进的手段,否则天星国转眼就被大唐大元所灭”

    秦馨月转头看向叶莉,轻声道,“大元已经拥有威力强大的火器,在西域的争战大占上风了,应该很快打到柔然了,你们要作准备了”

    叶莉点点头,叹道,“我知道,这次来东方,就是要叶星帮我带回先进的武器生产线,在柔然培养新军”

    “否则不出五年,柔然必然被大元所攻占,什么皇权都灰飞烟灭了”

    叶星拉起叶莉的手轻抚着,安慰道,“我准备从这边派一些人才去柔然,当然也必须是可靠的人才,在极西之地,也再造一个萱月宗”

    秦静萱道,“万里之遥,人如何过去,你的小飞机可运不了多少人和设备”

    叶莉道,“只能等大型的飞机制造出来才行,不过我想先在法器宗生产新式武器,先训练一支新军,然后足以抵抗大元的进攻,其他的慢慢来”

    叶星道,“多管齐下吧,生产武器,训练新军,培养人才,制度变革,都是同步要推进的。”

    叶莉点头道,“皇族有一支的暗卫,等母亲接位后,我来接掌暗卫,用最新的武器训练一支新军,在皇家学院及各种学院大招一批人才,慢慢推行变革”

    秦馨月道,“最好是这边派一支特种队过去,只须一年半载,就可以训练出一支新军了”

    叶莉欢喜道,“就是如此!两位姐姐和家人也都过去,我们在柔然安家!”

    秦静萱摇头道,“这边的事也不是可以放弃的,萱月宗是天星国的守护者,责任重大,轻易不能都离开的”

    叶星道,“飞机可以短时间的来回,十天的行程,随时可以回来的。”

    “母亲是肯定不去的,要陪着叶枫,秦云。你们和两个大的可以去极西之地转转”

    叶星接着道,“静萱,馨月,你们不要再长时间闭关*了,那样进展太慢了”

    “还是切实行动起来,改变心态,*才能有起色,这是我长时间外出得到的认识”

    两女脸红了,不好意思的点头,两人的修为六年没有大的进展了,相比之下,实在是太慢了。

    叶星离开前,可是把所有资源都留给了她们的,如此的缓慢,实在是很不应该的,还是太安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