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祖手一挥,再次打断了正要说话的那位老人,“如果我死了,天象异变,大唐、大元的元婴修士肯定立时知道!”

    “但如果,我的部分修为传给了叶先生,低于金丹境后,就是一个凡人,我的生死不会有任何天象异变。”

    “大唐、大元,南蛮的元婴修士就有极大的顾忌,不会以高级修士来参与战争了”

    叶星和三位老人也无言,不知说什么才好,只是呆呆的看着老祖。

    停了一会,老祖又说道,“这样,别人也不会觊觎圣教!也是我对圣教的最后一点的贡献了。数百年之后,叶先生进阶到了元婴境,就不用怕了!”

    叶星站了起来,躬身拜向老祖,道,“老祖,我如何能接收你的功力?为什么不是让三位前辈,接收你的功力,如此一来,圣教就又有一个元婴高手了”

    老祖摇头道,“如果可以,我早就这么做了,事实上,是不行的!”

    见叶星迷惑,教宗道,“叶先生,我们和老祖所习的*也是不一样的,如果一样,倒是可以做到部分功力相传的”

    叶星就更是不明白了,道,“老祖,我修行的*与您更是不一样的啊,与圣教的*更是风马牛不相及,如何就可以功力相传呢?”

    老祖微笑道,“因为你年轻,更因为你的神识远高于修为,这样你就不会有功力与神识不匹配的问题!况且,看你的气机,五行俱全,正是万中无之一的合适人选”

    一位一直呆坐不吭声的老人,插嘴道,“昨天,我等就认出了你是五行俱全之人,据我所知,只有圣师是如此的五行俱全,看来,你确是唯一合适之人”

    见叶星还是一副不愿,很是担心的样子,教宗道,“你是圣师的隔世弟子,就是我圣教之人,所以,你来接收老祖的功力,加快修为进展,就是对圣教的维护,也是天星国之福!”

    叶星无言,只得闭上了嘴,心里却是不知如何的自处了,实话说,他并不想成为圣教之人。

    老祖道,“现在,我把我凝结元婴的过程全部告诉你等,你们要用心记好了。然后,我把部分功力传给叶先生,你们不要打断我!”

    于是老祖开始把自己的金丹完满到结婴的过程全部说出,包括全部细节讲完,持续了一半个时辰。

    四人端坐老祖面前,竖起了耳朵,怕遗失任何一个字词。

    四人都是金丹境的修士,记忆力超好,边听边把老祖的话语全部记下,并快速的反复的在心底复述了几遍,半个时辰,才又个个睁开了眼睛。

    老祖见所有人都睁开了眼睛,才道,“我也没有太多时间解析了,你们记下来,自行领悟吧,最好相互探讨一番,日后总会有用的”

    四人严肃的点了点头,老祖继续道,“感悟天地,才能融入天地,元婴境也就如此罢了”

    老祖说完,目光看向三个老人,三老点了点头,站了起来,先向老祖一躬,再走过去站在传送阵盘之上,很快,灵光一闪,就消失了。

    半响之后,老祖让叶星静坐调息,放空自我,自己也静坐调息。

    一个时辰之后,老祖坐在了叶星的背后,右手的手心按在叶星的后背的灵台要穴。

    叶星心头一震,连忙又收拾心神,摒弃一切杂念,把神识浸入丹田之海。

    老祖略略舒了一口气,然后心神动处,逆转元婴,化为真气,也就是元婴的自杀了,那是极为痛苦的过程。

    老祖本来是正在缓缓散功的,元婴已变得很是衰弱,如今元婴化气,反倒是一下子轻松了,更是象找到了合适的渲泄口,不受控制的就化成了一缕真气,从手心涌出。

    老祖修的是土灵之气,棕*的元婴,慢慢的化成了一缕细长细长的真气,送入叶星的后背灵台,然后沿着叶星的督脉进入丹田。

    叶星的丹田中的五彩金丹,缓缓的旋转起来,把吸入的真气,带动起来,形成了一个旋涡。

    叶星是五行俱全之人,金丹不停的旋转,吸入老祖输入的真气,不断的炼化成为自己经脉里的灵液,很快经脉就充满了灵液了,身体也逐渐膨胀。

    叶星心神一动,马上把灵液全部引入内脏,半个时辰之后,内脏也全满了。

    眼看再也无法贮蓄多余的真气了,叶星一咬牙,启用凤凰炼火诀,把不断涌入的真气用来淬炼骨骼。

    凤凰炼火诀极度消耗真气,两个时辰之后,叶星全身躯干的骨骼全部炼成了一层灰白色。

    只是,好象无穷无尽的真气继续缓缓输入,眼看要暴体了,叶星再次启动凤凰炼火诀,一股内火在体内燃起,那种毁灭一切的,锻烧的痛苦弥漫了他的整个心神,却无法说出半个字。

    一个时辰之后,叶星全身的骨骼慢慢的又都变成了金色,他知道,他的锻体终于小成了。

    但元婴境老祖的元婴之真气,何等的巨量,那脉脉的真气依然不断的涌入叶星的体内。

    叶星知道机会不可错过,马上开始了锻髓,燃起的内火,在骨骼的缝隙之处,进入了骨髓。

    叶星脸色大变,实在是太痛苦了,痛得无可忍受,他再也忍不住惨呼起来。

    但叶星深深明白,现在绝不能放弃,放弃很可功亏一溃,更可能死得惨不忍睹,直接被内火烧成了*。

    凤凰炼火诀引起的内火并不是只有一处,而是全身数百处同时燃起,把骨髓进行了锻烧,烧的是液态真气,温度高达上千度。

    一个时辰之后,锻髓也完成了,不断涌入的真气还是无法用完。

    叶星只有再次锻肉锻经,很快就再次锻骨,再次锻髓,现在叶星的全身骨骼已经不是金色了,而是变成了无色。

    老祖元婴二层的修为的支持之下,凤凰炼火诀再次让叶星的体质达到无可描述的的金刚体之态,就是肉体强度超越了武皇的境界,可能直达到了武帝之境。

    老祖的真气还是不停入涌入叶星的体内,叶星真的没有办法再容纳了,只好把真气引入了凤凰空间戒。

    这一下,老祖的真气就象泥入大海一样,很快就消失了,而且真气流速完全不是前面几个时辰的缓缓流动,而直接就是鲸吞了。

    老祖极为讶异,本想控制着传给叶星部分的功力,但如今他已无法自控了,现在更已经也止不住了,很快老祖元婴完全化气,全部从体内消失。

    叶星突然醒悟过来,马上睁开眼睛,看向老祖,老祖已经奄奄一息了,软瘫在布垫之上。

    叶星忙过去扶起老祖,大叫,“老祖,你感觉如何了?”

    他立即取出了一粒万年灵药炼制的大补丹,放入老祖口中,并用自己的木系真气输入老祖体内,活跃其生机。

    半个时辰之后,老祖睁开的眼睛,空洞涣散的目光逐渐的凝聚,转向了叶星。

    老祖怔怔的看着叶星,半响才虚弱的说道,“你有一个储存真气的空间!”

    叶星取下凤凰空间戒,要递给老祖,说道,“我把您的六成的真气全存在这里了!”

    老祖没有接,无力的道,“很好!没有天地异象!我还有一点点的真气不会发出散功异象了!顶多还有三五天之后,我就会衰老而死去了!圣教之事,你多费心一下,这是我唯一的要求了”

    叶星躬身一拜,“我会的,谢谢老祖的成全!”,说完把凤凰戒挂回了脖子。

    老祖道,“你把他们叫来,我还有事,要吩咐他们”

    叶星一下跪倒下来,向着老祖磕了三个响头,然后站了起来,在传送阵上放了圣师的令牌,灵光闪光就消失了。

    很快灵光再闪,三位老人走了进来,教宗手上拿着就是圣师令牌。

    三个老人,快步走到老祖的面前,半跪着从三个方向,扶着老祖。

    老祖摇了摇头,侧头仰望天空,轻声道,“不要传出我的任何消息!如今我散功了,元婴高手也感觉不到我的气息了!”

    “叶星年纪虽小,但前途无限,以后肯定可以进阶元婴,辈份又确是你等的长辈,你们尊他为师叔吧!”

    叶星刚想说不,三位老人,已齐齐转头向叶星躬身,道,“师叔!”

    叶星只得尴尬的呆在那里,不知说什么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