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星把这座房子全摸索了一遍,由于很黑暗,所以并没有找到什么,只是从一些摆设可以看出,此主人应该是黑风山的高层。

    叶星推开了其中一个房间,应该是卧室,除了一张大床,好象并没有什么东西,在床上摸了一下,只有一些床上用品,叶星脚下还踩到了一双鞋子,比较硬的皮鞋。

    叶星弯腰拿起一只皮鞋,发现已经很旧了,是一双男鞋。他定睛翻看了一下,发现皮鞋的面上也沾满了泥,而且还很多擦痕,又拿起另外一只,发现也是很多伤痕。

    叶星低下身子,在床底发现有很多浅浅的脚印,有一些干泥土,虽然很少,但明显就是皮鞋上掉的。

    叶星想了想,伸手在地上脚印处敲了一下,咚了一下,再敲还是咚,不是砖块,应该是木板,只是颜色和地砖一样,而且下面应该是中空的。

    叶星在地上摸索了一会,果然有一个小开关,按旋了一下,木板向下打开,果然是一个洞,很黑的坑道,不知深浅,从里面散出怪怪的气味。

    有这种坑洞不奇怪,这里是矿山,本来就应该有大量这种坑道。

    叶星不敢下去,俯身用耳朵倾听,有微风吹来,隐隐有声音,应该是风从过道中吹过的声音。

    闻了一下传来的气味,应当是有通风的,没有气闷,下面的通道是有风流动的,说明有出路。

    其实也很简单,那个黑煞*肯定是要找一个极为隐密之地,这样才不会被人打扰,而且几年没有露面了,肯定是到了关键时刻了。

    叶星从身上掏出一条长绳,一头绑在靠里面的床脚,然后放下长绳,发觉没多长就好象到地了他决定下去看一下,顺绳溜了下去,只有一丈深。

    到了地下,顺着微风的风向,横向有一条坑道,坑道很窄,人只能爬着,而且是斜斜向下的,叶星马上倒了回来,把这里所有都恢复了原状。

    走到院子中,用脚把脚印擦拭了一遍,确认应该不明显后就离开。

    叶星这座房子跃了出去,避开所有的警戒,找到了李奇峰,两人低语几句,觉得有必要躲在这里了解下情况。

    两人所以决定再次躲入那座房子中,即使白天也不用怕,那就是最危险之处就是安全之处。

    两人再次寻到那座房子,跃进去后,抹了所有痕迹,躲藏在卧室中去,叶星觉得这里应该是黑煞的住处,但很久没住了,而且别人并不敢进来这里,所以这里安全的,至少暂时是安全。

    两人再次下到地道里去,然后地叶星取出了一个自己特制的小火机在前面爬行,李奇峰拿着短刀在后面跟随,不断的细心静听,只有轻微的风流过的,并没有别的响声。

    爬行数百丈,来到了一个大的地方,比较宽广,人可以站立起来,这里出现三条坑道。

    两人觉得现在再去探查有点不妥,根本没有必要去探查什么的,只须明天天黑之后再次隐身离开即可了,所以两人又退了回来。

    回到床上,两人干脆大模大样的在床上睡下,当然不敢真的睡过去,只是眯睡。

    外面天明了,两人也起来了,在这里进行了全面的查看,发现这里应该就是黑煞的住处。

    在书房里,有大量的各种书籍,两人随便翻了一下,也没觉得有什么特殊。

    而且在书房的墙上找到了一个密柜中,存有大量的的大额的银票,叶星不气的打包好,准备带走,而在柜中还找到了一本古书,应该是年代久远之物,叶星也没细看,就守入怀中。

    在另外的一个房间应该是*室,里面摆了一些武器,叶星拿来看了一下,品质都很高,这里是矿区,出产最好的金属是自然的,但叶星没有拿,主要是不方便。

    这个黑煞应该没有女人,因为这里几乎没有任何女人的用品。

    两人在这呆着,又不能出去,也做不了什么事,只好四眼相对,一时无语,只等深夜再走了。

    半天后,两人决定还是探一下地道,如果能找到一道地道,让特战队可以从地道摸进来这里,那肯定是一个绝佳的方案。

    除去所有痕迹,两跳入坑道中,里面有一个开关,一拉就让洞口恢复原状。

    两人来到三条坑道的地方,叶星从右侧进去,李奇峰从左侧进去,商议了记号,一个时辰倒回此处。

    叶星摸索着进去,发现里面越来越高大,人猫着腰就可以了,不用爬行。

    叶星边走边作记号,坑道很多弯曲,转来转去,但明显的是往下走的,中间还有很多小的坑道,叶星就不再进入查看了。

    不知过了多久,前面略有了红光,而且有热气涌来,叶星仔细听了一下,那边应该有个热泉。

    他屏声静息,用神识去感应,听到了有轻微叮叮声响,应该是金属的碰撞声。

    叶星等了许久,终于匍匐着像虫子一样挪动,慢慢的把头伸出去探看。

    发现那是一个很大很大的空间,正中有一个小小的热熔池,发出红光,让整个大厅都隐隐可见,以叶星的极佳视力,就完全可以看清了。

    在一侧的石壁边,坐了一个怪人,头发很长很零乱,衣服已经全烂了,只是布条一样挂在身上,四肢有铁链绑在石壁上,应该是可以移动,但铁链也不太长。

    那些轻轻的金属碰撞声音就是来自那人转动身体而产生叮叮响声。

    那人的面前有水和食物,因为离那人较远,所以看不清面貌,可能因为是粪便的缘故,远远都闻到很大的恶臭。

    而且远远的还有老鼠,那人挥一下手,产生叮叮响,老鼠就飞快的跑了。

    叶星屏心静气,没有发出一点的气息,仔细的观察着,发现这个大厅连接有很多条坑道,应该是通向其他地方的,坑道里四周全是有点细微莹光的小石在壁上,让各个坑道空间还少许的光亮。

    叶星一直不敢动,只是这样屏息,仔细的观察,他慢慢的返身沿记号返回去找李奇峰,半路就相遇了,应该是他见叶星一直不回,就沿记号寻过来了。

    问了一下李奇峰,说左手进入后有无数的坑道,迷宫一样,根本没有头绪也没什么发现。

    叶星把自己的发现说了一下,两人都认为有必要了解一下,决定查一下这个怪人。

    当叶星两人小心奕奕的接近来到坑道口时,突然传来一句话,让两人胆震心惊,“你们都出来吧,刚才是一人,现在是两人。”

    叶星两人有立即逃跑的念头,刚转身,那边又传来了话,“你们不是钟汉明的人?!不会的,他不会让人知道的,那你们能来到这,肯定就不是那个逆徒的人。”

    两人不说话,缓缓的爬行着,自认为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那个怪人又说了,“你们出来吧,我被绑铁链所缚,对你们根本没危险。这里也没有另外的人,出来吧。”

    两人对望了一眼,各自从对方的眼中都看到了惧意,又是迟疑了一会,同时一点头,终于还是走了出去。

    但还是离开那个怪人几丈远的,两人就站定了,并不敢离的太近,这里的空间很大,很高,不必躬身,可以完全直立。

    叶星两人盯着怪人,一付随时转身路的样子,这里虽然有点光亮,但还是很暗的,根本看不清怪物的脸上的表情。

    那人抬起头来,并侧在一边,让微弱的亮光照在了其脸部,叶星这才看清了这人的样貌。

    他的脸上极其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胡子把嘴都盖上了,头发也乱七八糟垂下到膝盖,只是双眼极为有神,一瞬不眨地在叶星两人身上扫来扫去。

    这人的眼光极为有力,两人都觉得自己身体被强力从头到脚扫一下,一下子被其看通透似的。

    这人的目光中很一种极为沉重的压力一样,压向了两人。

    两人都觉得自己有点呼吸困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