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各人继续忙碌安排好的工作。

    叶星和秦静萱,从海滩的南侧出发,这次两人带上水和干粮,告知众人,归期未定,这次还带上了两只飞鹰。

    沿着海岸线,踏在高高低低的礁石上,边走边观察,不时还用望远镜。

    礁石也分为很多种,颜色各异,形状千奇百怪,很多时候还是悬崖,所以走得很慢,又加上叶星不时的用锤子敲碎石头,仔细的看上半天,那就更慢了。

    秦静萱娇生惯养,但有炼气3层的修为,还是能坚持下来的。

    看着叶星的走走停停,她不解的问,“敲碎石头做什么?”

    叶星说,“我们要离开这个小岛不可能再用木船,肯定会被海兽大鱼撞烂,所以最好是用金属来做船。我这样是想找一到铁矿,或者其他矿物。”

    两人一路走来,根本没有什么收获,可以说,除了树木就没发现什么新的,树种还极其的单调,树上果子都没有。

    海上有很多大鱼不时露出,大鸟也有,都是比飞鹰要大许多的,海上更多是一般的捕鱼的海鸥之类的鸟,很大,不时插入水中,抓起了一条鱼。

    而海岸上的树开始少了,只是隔上很远了才有一棵大树,地面都是石头,几乎是草也难长。

    两人走了一整天了,还是一样的景观,也累了,找一棵大树,搭了一个临时的住所,今晚就在这休息了。

    叶星还来到海边打了几条鱼来,只能烤来吃了,先给两只鹰烤了吃的,然后再两人各吃了一条。

    趁着还未来天黑,叶星爬到树顶上,用望远镜极目四周了望,发现还在很远的地方,晚霞下有一群鸟向着远方而去,似乎那边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鸟群。

    叶星运行真气在眼,极力调整望远镜,觉得那边应当有些异常的情况。

    叶星问秦静萱,“今天我们向南走了几里?”

    秦静萱说,“估计是6、70里吧,沿海岸边走,路线也不太直,高高低低的,不好估算。”

    叶星说,“我在望远镜下,看到东南向有点特殊,红霞满天的,明天不沿海岸走,向那边寻过去吧。”

    秦静萱说,“也好!海岸边一路走来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我们还是找一个目标去,比较好点。”

    两人也没有再多聊,只在星光下各自静坐*,都知道静修可以更好的恢复体力,尤其叶星,脑子在星光的不停的流入后,变得轻松起来,一天的愁眉不展也似就过去了。

    第二天一早,两人就定了一下方向,往东南方向而去,这次直接穿越树林而去了。

    树林中的低矮植物明显比较多,而且是越往里面走越茂密,因为根本没有路,行进就费劲之极了,不得不取出刀来砍着开路。

    对比上岸的地方,那边海岸很低,树林中也没有什么矮小的植物,应当是海水经常泡的缘故,这边却是海岸很高,至少高上百丈之多,因而植物繁多,层次丰盛。

    动物也很多,似乎也比较正常了,很多种类是叶星根本没有听说过的,可能极小见到人,竟然是不太怕人,体型也不是特别的大。

    两人注意到,这边也很潮湿多水气,地面上不时的出现了很多药材,刚开始,两人很是兴奋,采了很多,但很快就没了兴趣,除非是实在年份高的离普的药材,两人才采下放包裹中。

    但过了不久,这些药材也不再让两人有兴趣了,实在是包袱中全满了。

    因为太过于浓密的树林,实在寸步难行了,全部靠砍伐前进,那怕两人也算是高手了,手上的长刀也锋利,但还是累得两人无力说话。

    更讨厌是各种毒虫毒蛇不停地攻击两人,两人神识厉害,都能及早发现,但毒物们耐何太多了,两人只好跳到树上,从树枝上跳跃前进。

    叶星不时的指导秦静萱如何的使用轻功,她倒是觉得这样行进还蛮有趣的。

    幸好有两只鹰在半空中指引着两人,否则在密林中,两人早就不知走向何处了。

    两人来到一棵超大的树上,叶星上到树顶,砍了不少的枝条,对照了一下罗盘,确认了昨天看的霞光万丈的方向,才取出望远镜来观察。

    大白天时霞光是没有的,但在晴天白日下,那个方向,望远镜中可见,估计是有三十里外,有一座明显小山,小山和前天所见的石山一样,也是百来丈高的石山,石山上树木同样的不多,但石山周围却是树木参天,而且明显是鸟类的天堂,不时群鸟飞来飞去。

    叶星叫秦静萱上来,指了指方向,让她去看。

    秦静萱也取出望远镜,对着那个方向看了半天。

    秦静萱说,“那里有很多鸟,似乎是鸟的集中居住地。那个小山和我们上岸那边的小山几乎是一样的。只是那边是什么动物也没有,这边却是鸟的天堂。”

    叶星点头说,“我们过去看一下,只是不知能不能靠近那里。我们还是让飞鹰传消息回去,让众人放心。”

    两人把采的药材结成两个大包裹,让两鹰下来,绑在鹰脚上,并附上了一封简短的信。

    两人在此树上等了大半天,两鹰回来了,带回了古明的一封信,叶星看完,脸色很不好。

    秦静萱问,“发生什么事?”

    叶星把信交给她,说,“那边涨潮了,水位上了很多,已经涨到沙滩的顶部了,众人正在奋力搬迁,正向我们前天定的那个山洞搬重要的东西。”

    秦静萱看完封信说,“他们都是百战之人,这些事会自行处理的,我们现在隔了上百里,也爱莫能助,就算多我们两人也没什么用。”

    叶星说,“也是!我们慢慢接近那座小山,要小心那些鸟会不会攻击我们。”

    两人继续在树枝间跳跃,两人也不停的使用炼气期特有的换气方法,让身体放松变得轻盈,算是训练轻功吧。

    两只鹰则不时在两人身前身后头顶飞来飞去。

    在傍晚时分,两人已经离那个目标石山只有不足十里了。

    两人在树间的跳跃都引起了一阵阵的惊鸟乱飞,而两只鹰也不敢嚣张了,收了两翅,跟随两人只在树枝间跳跃前进。

    两人来到一个大树上,惊飞了所有的鸟,然后来爬了到树顶,发现前面夕阳下又是彩霞满天,许多鸟又往前面飞去,而且鸟叫的声音很响很杂。

    叶星取出望远镜,看向前方,顿时口瞪目呆,吃惊万分,手指着前方,不言语。

    秦静萱发现叶星的表情古怪,所以也急忙取出望远镜,看向前方,也马上就呆住了。

    前方的霞光万丈中,有一只极为美丽的大鸟在空中飞舞,身上的七色羽毛极为绚丽多彩,这一*的霞光固然有晚霞的作用,但更多是因为那空中的那只很大型的美丽飞鸟。

    无数的鸟在空中组成无数层次的群体在彩霞间飞翔,不时传来高昂的叫声。

    秦静萱呆了半天,才吁了一口长气说,“那是传说中的神禽凤凰!嗯,而且不是真的凤凰,而是凤凰的形象虚影出现在空中。”

    叶星说,“那确实是一个虚影!是晚霞中的显现的一个虚影。昨天看到的也就是这个东西。”

    秦静萱说,“古书上说,凤凰是鸟王,也是鸟神,所以群鸟才会等在这里。”

    叶星抱起一只飞鹰,让其看向远处的天空,飞鹰发出一阵的高鸣,然后挣脱了叶星的手,飞了出去,另一只,也立即飞起,然后同样的一声高鸣,随后两鹰飞向了前方。

    叶星连忙用望远镜观察,发现两鹰也是飞向空中的彩霞,随着无数的鸟儿在空中的蹁跹,很快就淹没在鸟群中不知所踪了。

    看来,神鸟凤凰是真的,两鹰也追着去见自己种族的神去了,那怕只是一个虚影,依然让鸟儿们无比的崇拜和服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