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沙漠怪虫,可能视力不是太好,看不到太远的地方,在四周转着,明显是靠嗅觉在感应,但这里的气味很多很杂,所以不太能确认叶星等人的气味。

    但很快,那把没有收回的飞刀在沙地里被怪虫在围绕,在嗅了嗅去。

    叶星四人以为这些怪虫可能就是这样了,也就没有太担心了,只是沉默的盯着那群*的丑陋之极的虫子。

    但显然不是的,很快,这些怪虫就开始游向叶星等人站的旧城墙的位置,而且极为灵动就是爬向叶星的方向,可见,怪虫的很快就从那把飞刀中辨认出了叶星的气味,确认叶星是凶手。

    黑夜时,有几条怪虫突的弹向空中,向叶星飞来。

    叶星右手一挥,数根银针飞出,听得吱吱的惨叫,有几条怪虫掉落,但是很快,更多的怪虫弹起来。

    叶星只说了一声,“走!”,四人跃下旧城墙,向着城外跑去,轻功之下,很快就在十几里之外才停下来,两鹰早在半空之中,很快就来四人的停留之处。

    秦馨月有点后怕说,“这些东西真恶心,刚才为何要跑,不如放把火烧死它们!”

    祁明点头道,“妈呀,这些怪虫真是很厉害,竟然是能够确认师傅出的手!”

    叶星说,“我的银针不是很多,用了就没有了!放火也没必要,毕竟我们也是路过而已,只是天明了我们得找回那3匹马,否则,用不了几天,马也是死在这里!”

    秦静萱说,“也快天亮了吧,看这些怪虫可能白天是不活动的。数量可能也不是太多,如果很多,我们早就被包围了。”

    一望无际都是黄沙地,四人也不敢再躺下休息,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只好站着。

    叶星放开神识,一遍一遍的扫描附近,也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只是刚才在城墙之上时,隐约感到一丝神识在盯着自己,所以才迅速离开。

    离开了古城几里路后,叶星才感觉那一丝极弱的神识没有了,现在十几里之外,应该是没有什么危险了。

    叶星怀疑,那些怪虫是由那股神识在指挥的,否则以怪虫的极小脑袋应该是没有此等智慧的。

    四人就这样背风站着,小声聊天,而且是全神的注意着四周的情况,风沙很大。

    叶星展开自己的大衣,施展内力形成一个小小的屏障,挡着了风沙,让三人站在自己的一侧。

    聊了聊着就天亮,风也小了,也没有了飞扬的沙尘,叶星取出了一些水和干粮,四人就这样啃了起来。

    三人一路都是很开心的,完全是度假一样的美妙的行程,现在竟然有了一些凄凉的感觉。

    直到天完全大亮之际,而且阳光已经洒在荒寞古城之上时,四人慢慢重新走回古城,想把整个古城都仔细的再看一下,也是想找回三匹马。

    回到昨晚停留的那侧城墙,四人也不敢下到沙地里,就在城墙上站着向里面看。

    四人惊愕的发现,那匹死马已经不见了,边骸骨也没有留下,沙地里的血迹也全部没有了。

    如果那怪虫是吸血的,那么应试是留下马的尸体,但是现在全没了,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那些怪虫把马的全部都吃掉了,连骨也没留下。

    好可怕的怪虫,数量可能其实是极大的,白天不出来,可能是怕光的。

    叶星展开神识,笼罩整座古城,没有任何强大的气息,近处也没有怪虫的气息,一夜的风沙,已经改变的地面的所有的景象,那三匹马也不见了。

    叶星神识联系两鹰在空中查看三匹马,结果,两鹰传来没有找到的信息,但两鹰在空中有一个发现,是古城还有一个奇怪的地方,是什么,两鹰说不明白。

    叶星站在旧城墙好观察了一下,又用望远镜把整个古城仔细的看了一下,在两鹰指示的方向,在望远镜中,看到了一座毁坏的皇宫,明显曾经是极为豪华之地,虽然所有建筑都没有了,但地上的玉白石块可以肯定原来是极为奢侈的。

    叶星集中全都神识延伸过去,位置大概是古城的西北角,那里神识受到了阻碍,并不能再扫描,那里就是昨晚感觉有阵法保护的地方。

    叶星严肃的对三人说,“我们去那边,两鸟有所发现,但是要拿着武器,全面小心。”

    几年来,叶星基本上没有这样的语气说话,三人全部一楞,但旋即也明白,叶星谨慎的模样,说明前去的地方确实是情况不明,都点头称是。

    四人展开轻功,也把神识放开,向那个方向掠去。

    全城都是沙子,全是颓垣败瓦,根本没有一座完好的建筑,在每一座建筑上面,叶星都做了简单的探查,没有任何发现。

    很快来到了叶星认定的古老皇城的位置,两鹰就是定在此地上空。

    皇城的围墙也坏了,跃上了围墙往里看,四人发现,这里有点绿色,一小片的草地,果然这里有点特殊,至少是有很少的地下水,否则不可能长草的。

    叶星沿着围墙慢慢的走,一边看一边感应,果然发现就在附近的地下,有阻挡神识的地方,一般叶星的神识能隐约深入地下三尺,但这个阻碍就在二尺的地下。

    叶星跳下围墙,走到那个有阻挡神识的地方,取出一个铲子,开始铲沙,三人想过了帮忙,叶星制止了道,“留意四周的情况,不要下来!”

    叶星的手脚很快,拨开一尺黄沙后,就露出了一个建筑物的屋顶,很快,叶星加快进度,半个时辰之后,这个不大的建筑物的屋顶就全部显现出来了,竟然是很多片琉璃瓦,极为奢华。

    叶星从琉璃瓦片望向里面,发现里面竟然没有沙子,这座小建筑不大就是一个小房间,但因为完整洁的缘故,没有被损坏。

    叶星想伸手去揭开,发现有一小股的力量在挡住他的手,叶星强用力一伸手,还是碰到了瓦片,那小股阻挡之力也就没什么用了。

    叶星揭开几块瓦片,望向里面,发现里面有一个*,再没有一物,但极为干净,可能是因为有阵法的保护,沙尘不能入内。

    叶星再揭开了更多块瓦片,然后跳入里面。

    因为有光线,很明亮,里面也看得很清楚,是一个小型的*室,四周墙上画了这个保护阵法的设计和使用方法。

    叶星学过一个月的阵法,也有点理解了,阵法就是以一种能量来划定一个区间,让其不被侵入,一般都是需要极大的能量的。

    但这个阵法不同于上次跟那个张老头阵法,那张老头的是用机关设计加上一些毒物来实现阵法的,那只是实实在在的物理隔离,而这是用灵石来支撑的阵法,目的应该是隔离神识的。

    可以肯定这是*的地方,因此是要隔离神识,叶星迅速的用纸笔抄录下这个阵法,或许日后有用呢。

    叶星拿起*,发现*下还一块活板,叶星打开活板,发现下面是很小的洞,只有几个尺大,有一个小布袋。

    叶星拿起来小布袋,发现装了东西的,但打不开。

    想了想,叶星用神识尝试了一下,发觉是一个空间袋,里面很小,有几本书,十几块小石头,灵气十足。

    叶星立即认定这是灵石,他虽然从来没拥有过灵石,但还是明白的。

    再搜了一下,再无发现,叶星把*和小布袋一收放入空间戒中,跃了出来。

    叶星把所有瓦片原样放好,很快那股阻挡神识力量又有了,不大,但是还在发挥作用。

    这个古*室没有被破坏,完全是因为阵法的保护,但阵法保护之下是要消耗灵石的,现在极弱的保护力,也说明阵法支撑灵石就要耗尽,用不了多久,一切都会毁于黄沙。

    叶星用铲子,把黄沙稍微拨回了一些,依然让它轻轻掩盖在黄沙之下,也就没有数尺厚的沙子保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