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人在矿道的尽头住下,仔细研究了好多天,终于确认传送阵是完好的,而给传送阵输送能量的聚灵阵则是由地下的灵脉矿支撑的,由于附近矿脉的灵气散失严重,现在不太能起到作用了。

    接下来的十几天,四人没有出去,一直在尝试测试激活这个传送阵,吃的就是干粮和两鹰抓来的新鲜的肉吃。

    为了怕两鸟被那个李老怪见到,都是让它们注意观察有没有人在附近活动,有得话要立即通知。

    用叶星手上的五块小块的土灵晶来修复激发聚灵阵,然后把前一段挖的灵石投入聚灵阵内部,这样经过两天,修复好的聚灵阵又慢慢重新击活了传送阵。

    而且,为了防止被人观察到灵气外泄,叶星在小山谷中布置了隔绝阵,锁紧了灵气在不让外泄。

    叶星让两鸟去外面抓了活几只小动物来,然后在传送阵的阵盘五个角分别投入了五块小块的五行灵石来测试传送,发现都在阵盘上消失了,应该是传送出去了,但是真的不清楚是传到何方去了。

    四人相对无言,传送阵的另一边是什么地方,有没有危险,要不要试一下?而且据说即使进入了太虚仙境,里面也是没有出路的,数千年前的人进入其中就再也没有出来了。

    四人围坐一起,相互看了好久,都不说话。

    半响之后,祁明说,“师傅,我去吧!我家人多,少我一个也没关系。”

    叶星想了想,还是不同意,说道,“还是我去吧,至少我有把握可以活着。那本《归藏经》我现在大致也知道了其实是极高深学问,对于方位和空间多有论述。其实出不来,我就自己设置传送阵出来!只要给我一点时间。”

    两女则一下子就一左一右拉住叶星的手臂,眼泪汪汪的望着叶星,却不说话。

    叶星望着两女,说道,“架设传送阵需要各种的材料,凤凰戒你们也用不了,只有我才可以有把握进去了,还能活着出来。”

    祁明不肯,说道,“师傅,要不我们都不去了!反正慢慢*总有可能达到高阶的。”

    两女连忙点头说,“对!等以后我们条件完全成熟后再进去!现在去就太危险了”

    叶星摇头道,“我们费了无数的心血才来到这里,如果不进去,实在不甘心!而且你们也发现了,我的修为长时间不能进阶了,如果是靠时间和苦修积累,可能得一百年才能进到筑基期,而且那已经是快的了。”

    叶星停了一下,在两女的脸上各注视了一会,才道,“假如到了里面,三千多年前的人全部也应死了,很有可能获得前人的*法门,我们就可以顺利一点。修真本就是逆天而行,不可能呆着苦修可以一路进阶的,肯定要不停的寻求机遇和资源。”

    秦静萱点了点头,说道,“我是一定要和你一起去的!反正我下定决心不会改的!而你也需要助手!”

    秦馨月大声说道,“我也一样!反正就是冒险,我们经过不少的险了!这次也一样!”

    祁明马上接着道,“师傅,我也去!现在从这里回宋国,同样的危险重重!我相信师傅可以重设传送法阵,让我们再次出来!”

    叶星苦笑了一下,说,“我真的没有想过一定能自设传送阵出来,只是想,应该可以修复原有的传送阵,毕竟太虚宗肯定留有后路的!”

    三人笑了,是啊,道理本应如此,那李老怪为什么这么老定,就是推测太虚宗必定留有后手,不可能让自己宗门就此断送的。

    而叶星则是想到,手上的《太虚御灵经》既然出现在平原城的圣师庙,那一定是有人从里面带出来的,而不肯传给别人又放在圣师雕像的手上,这一定有关联。

    叶星推测圣师应该是知道的,得到了这本经书,宥于某种原因他并不*,但也不想就此丢弃这本太虚宗的镇门*,所以就放在圣师庙里。

    无论那一种情况,就是应该有人从里面把经书带出来了,而圣师是宋国的开国国师,说的正是太商帝国灭亡前后的人。

    以圣师的厉害,肯定也想到了太虚宗传说中的长生不死药和*,竟然隐藏这个事,就说明他不并想让当时的人再次入太虚山。

    也就间接说明,他其实是知道太虚山被人进攻这件事的,而也不想有人再进去,却又把经书放在平原城的圣师庙,说明还不想让圣山上圣教之人的知道!

    叶星说道,“那我们一起去吧,把两鸟也带上,说不定有用呢?”

    三人点头,祁明补充说,“最好把外面的痕迹抹去,以后有人来到这里,也没办法再凭此传送阵进入里面。”

    叶星说,“你们在这等,我去叫两鸟,然后,我们使用传送阵!”

    很快,两鸟进来,而叶星在外面做了掩护后,一路走一路把坑道破坏填死,最后只剩下面前的一个小空间。

    叶星让三人和两鸟站上了阵盘,自己从空间戒中取出五行灵晶,在每个位置都放了各20块的五行灵晶,这是叶星估计出来的,最后,自己迅速也走上了阵盘,和三人手拉手,而祁明和秦馨月则一人抱着一只鸟。

    停了一会儿,法阵发出一阵强光,把四人笼罩,半刻当强光消失之后,四人也已不在此地了。

    仿佛穿过不可名状的时空的隧道,看不到任何东西,也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只感觉有一股极大的牵引拉扯的力量带着他们的身体在前进,但是四人手紧紧拉着不放,身体却极度不适。

    四人紧紧的手拉着,只觉得头晕目炫,极度想呕吐。

    好象过了一个世纪那么久,也似乎只是一会儿,反正四人失去时间的感觉,灵魂都消失了一样。

    当四人突的有了感觉的时候,四人落到地上,发现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好一会儿,等炫晕过去了,四人才开始观察四周。

    没有阳光,却是很明亮,眼睛所及全是茂密的森林,灵气极为浓郁,就是一个比叶星所知的灵泉还浓郁得多的地方。

    叶星注意到,这些极多的树种竟然不认识,有些全然不是外间所有的,但都散发出极浓极浓的灵气。

    没有确实方向,叶星让两鸟飞在空中,发现竟然全是森林,方圆数十里全是各种各样的参天古树,也有很多矮小的植物。

    突然,秦静萱啊了一声,跑过去,在一个只比地面高几寸的矮小植物面前,仔细的观察。

    半响,她才幽幽的说,“这竟然是古书上所说圣药啊,简直能生死人,肉白骨的千古奇药啊。”

    叶星走过了看一下,一棵全紫色的却有七叶的小植物,说,“什么圣药这么厉害?”

    秦静萱说,“我在《天地荒经》中看到说,七叶紫玉草,对于任何的伤害都可修复,对神识的损伤都有奇效。”

    叶星说,“我们连根连土都挖取放在空间戒中,不认识的也采集下来!”

    秦静萱小心奕奕的取过小药锄,把四周的泥挖了,然后一下子连泥挖,交到叶星的手上,叶星看也不看放入空间戒中。

    四人边走边采集,竟然真的采集数百棵不同的草药,实在是这里的灵药实在太多了。

    一路走来,这里竟然没有动物,也不知前几次试传送的几只小动物是不是到了这里。

    四人在森林也不知走了多久,反正吃了好几顿餐点,也没有黑夜白天的,没有办法估算时间。

    空间戒中已经存放不下了,叶星只好把里面不重要的东西拿出来,能吃的就用布包放起来,不常用的杂物,不要了。

    如以前存下的幼苗,全部取出来,直接就在地上种下,这里灵气极浓,肯定可以种活。

    如此走了好久,真的不知道是多少的时间,天上的两鸟传来消息,出了森林,有一排建筑。

    四人马上把东西整理了一下,然后沿两鸟指示的方向跑了过去。

    再也顾不得地上有什么灵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