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璎接过话,说道,“所以,你祖母其实完全控制局势的,只是暗中看戏罢了”

    叶莉沉默了,皱着眉思索了半天,也长叹一声,道,“怪不得当年莫斯利当年先是拒婚,后又来追求我,不行立即再与莉月结婚,其实都是安排好的戏码!”

    “就是想让我失去皇祖母的看重,再由莫斯利的师傅,也就是皇祖母的授业师傅,鼓动皇祖母长时间闭关,加快政权过渡!”

    叶星道,“我猜测,莫斯利与你二姨,早就勾结在一起了。”

    众人看向叶星,希望他继续分析,事实上,不断变化的可能和猜测,实在引人入胜。

    叶星分析道,“他们前面放出风声,你大姨要争位,可能是真实的,可能还是你二姨在暗中策划的,目的就是搅混水,把你大姨摆在前头”

    “其实那怕你大姨接位了,很快就会以修习邪术为由推翻,由你大姨的女儿接任,其实是你二姨的女儿,这样就皆大欢喜了。”

    审实道,“除了你大姨和你娘之外,所有人都不会反对,包括皇族老祖,对老家伙而言,都是自己的子孙,谁做皇帝,根本不是问题”

    紫璎道,“所以,你妹莉茜肯定就危险了,不是死于非命就是安排得无能力接位,只有莉月是唯一*人,而完全合理合法。我猜,很快就会推动你娘退位”

    叶莉重重地拍着前额,长息叹道,“可见,我离开是对的啊,不离开,说不定,现在已经被安排的死于非命了,我娘其实真的能力不足的,无论见识、修为和心计,远远不足成为一个合格的帝皇。”

    “只是那个见过一次面的二姨,真的如此的厉害吗?”

    叶星道,“虽是猜测,但相信差不离的。我们快点暗中返回圣明城,保住你娘,你妹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皇位什么的,对于生命来说,根本无意义”

    叶莉点点头,又摇头,道,“回不到圣明城了,多位巫宗在京城镇守,一出现就会被发现了,也带不走我娘和我妹的。”

    “本以为可以接掌暗卫,可是实质上是不可能的了,皇祖们决不允许我前去争位的”

    众人点头,叶星也不过金丹境一层顶峰,对上元婴级别的老怪,十死无生,根本不必想的。

    叶星想了一会儿,道,“先不理,反正近段时间之内,你娘你妹还是安全的,你打电话,让你娘力推荐莉月成为皇储,先安对方的心!”

    审实反对道,“如果你娘推荐莉月为皇储,很可能加速了对方的阴谋,反正到时莉月接位名正言顺!”

    紫璎道,“只是口头的,不写诏书,根本不是真的,只是拖延时间的借口罢了”

    叶莉摇头,“伪造诏书太简单了,也根本无人会质疑的,还是想方设法,从皇宫中带走我娘我妹吧,权力让人太疯狂了”

    众人都无语了,事实上,要从无数高手,还是元婴境高手的眼皮底下,带走帝国最重要的两位人物,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以大巫宗的修为,千里之内,绝对可以短时搜索一遍。

    金七狼道,“最好的方法在京城里有传送阵,传到数百里外,再传送一两次,大巫宗也就无能为力了,这里离圣明城四千多里,对方绝对想不到来这里搜查的”

    叶莉目光一闪,看向叶星,叶星思考一会儿,才道,“我设的传送阵只能精确的传两三百里,要从京城传到这里,得有数十座连续的传送阵,对方还可以根据传送阵跟踪而来。除非...”

    叶莉点头道,“除非她们习得换息*,改变气息,出到京城之外,就变了一个人,然后来到此处。太难了,时间上,也不一定可以”

    审实道,“我的想法是,你皇族老祖虽然会同意你娘让位给莉月,肯定不会允许你娘你妹被害的,暂时还是安全的”

    “我们设想一下接应方案吧,反正你娘可以随时联系你,这是别人无法知道的”

    叶莉点点头,道,“我联系一下我娘,我还是回圣明城一趟,反正现时没有人会关注我的”

    叶星道,“我陪你去,我们在暗中,一定会有办法的。对了,先把我们的探子派出去,全面搜集圣明城的一切消息,对了,最好拉上阿里尔家族”

    叶莉点头,转头对金七狼道,“金大哥,你派出一支特战小队,给通讯设备,前去京城打探消息,哦,枪支不能带,带其他特种装备吧”

    金七狼哈哈大笑,道,“让他们配备微型手枪,我亲自带队,一定随时发回最新的消息”

    叶莉又对审实、波塞道,“审大哥,你管理宗门事务,波大哥则负责宗门安全和生产。”

    审实、波塞两人点头,道,“放心,宗门有我们在,肯定无事!”

    紫璎却脸色不豫道,“妹子,你姐姐可不是废物,让我无所事事啊”

    叶莉道,“姐姐,你负责情报汇总,所有电话和信息都是要经过通讯中心的,你的任务最重,就是要把各种情报分门别类之后,按紧急程度分派给我们”

    叶星也道,“紫姐姐,你居中调度,记得借助计算机分析一下,那样效率会高一点,还要你来照顾叶然”

    紫璎喜孜孜的从叶星的手上,一把的抱过叶然,道,“放心,此是我们宗门的小少爷,绝对要照顾好的”

    说完在叶然的脸上重重吻了一下,叶然则是吓得连忙扭头,看向父母亲,然后就大哭了起来。

    紫璎连忙把叶然交到叶莉手上,道,“我可不会喂奶啊!”

    众人见了,哈哈笑了起来,紫璎的老脸也涨红了。

    第二天晚上,一切准备好的叶星、叶莉,金七狼,还有十一名的特战队员,坐上了叶星从空间戒中取出的中型号的四旋翼飞机,然后快速度的飞向北面,很快就消失于高空之中。

    现在,四人才知道,叶星还有此等不可思异的神器,个个神驰目炫,叹为观止,对于叶星的手段实在是震撼无言。

    四人现在也知道了,叶星确实有能耐,可以随时出现在数千里之外,也根本不怕什么高手,也更加的庆幸,自己还是叶星的朋友,同门的师兄。

    四天之后的晚上,叶星把飞机停在了离圣明城二百里之外的荒山密林,然后让金七狼带着特战小队,趁天黑易装下山,走大道去京城探听消息。

    以前曾经在此停留,叶星对此密林的情况了解,马上和叶莉一起动手,在隐蔽之处开辟了一个洞穴,然后设置了一个定向传送阵,可以传送到三百里之外一处荒漠的中心深处。

    调试一番之后,两人开飞机来到了三百里之外的荒漠深处,在一个隐秘之处,再次设置了一个定向传送阵,还设置了最高级的隐藏阵,不是阵法高手,肯定一时无法发现。

    此传送阵又可以传出三百之外,那里是一个大湖,连接大江,坐船顺流南下,可以短时间的就超出了大巫宗的神识搜寻范围。

    夫妻两人对两个传送阵进行了反复测试,确保可以安全使用,叶星的阵法水平已经极高了,不能说天下无敌,但肯定是世上的顶尖水平了。

    叶星设置的传送阵必须用五块五行的极品灵石,还得按照特定的安放规则,再有特制的传送令牌才能激发,这样,对方即使寻到了传送阵,也是无法激发使用的。

    五天之后,一切安排妥当了,两人返回到京城附近,特战小队还没有传来有用的情报,金七狼还是传来了安全到达的信息。

    叶星叶莉易容换息之后,扮作一对年轻商人夫妇,慢慢的走向圣明城。

    两人在圣明城外的一个栈住了下来,每日里都是到城内各处去逛,圣明城显然极为平静,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也就难怪特战小队,没有传来任何有用的消息。

    事实上,那些发生在高层的事情,下面的民众是绝不可能知道的,新皇接位仪式还有五天呢,一切都极为安静,少有的安静,好象也没发生任何事情。